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大总裁小医生的幸福生活(六)

忘记前文点这里:
 http://tongxinlaoma.lofter.com/post/1ebd8e22_ee8db0ee

     赵启平接到谭宗明的电话,赶到晟煊大厦的时候已经快晚上十点。谭宗明在电话里也没说其他的,只是告诉他,会在他的办公室等他,不见不散。
  站在电梯里,赵启平心里有一丝忐忑。他心里清楚,最近几天因为张雯的事有些冷落了谭宗明。虽然他嘴上不说,但心里一定很在意。
  谭宗明约他到晟煊想干嘛呢?
  电梯到达顶楼,门开了,谭宗明竟然站在门口迎接。他抿嘴笑着,丝毫看不出他有任何不悦。
  赵启平更糊涂了。这大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谭宗明不说话,只牵过他的手,带他进了办公室。
  晟煊大厦位处黄金地段。站在晟煊总裁办公室的落地窗前,陆家嘴和外滩尽收眼底。窗外灯火璀璨,车水马龙,魔都的夜生活刚刚开始。
  “你不会是让我来陪你看夜景吧?”赵启平忍不住问道。
  谭宗明打开音箱,舒缓悠扬的音乐飘出来。他上前拥住赵启平,温柔地邀请:“能陪我跳支舞吗?”
  赵启平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决定顺着他,笑道:“乐意之至。”
  两人抱在一起,也不管什么舞姿,只跟着音乐节奏随意地慢慢摇晃。一曲终,谭宗明变魔术般的从赵启平的背后拈出一枝玫瑰,递到他面前。
  赵启平有些惊喜,却不是因为玫瑰,他抓住谭宗明的衣袖使劲晃:“你什么时候学会这招的?”
  谭宗明一脸得意:“祖传的!”
  “那你教教我!”
  “不行!让你学会了去撩小姑娘?”
  “小气鬼!醋坛子!”
  “教你也行,先答应我一件事!”
  “说说看。”
  谭宗明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来,是一枚精致的铂金戒指。他深吸一口气,认真地说:“赵启平先生,你愿意和我共度余生吗?”
  赵启平愣住了。
  竟然是求婚!怎么办?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谭宗明紧张极了,凝视着赵启平,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心里不停地呼喊:答应我答应我答应我!
  赵启平低头看戒指,恨不得把戒指盒盯出一个洞来。良久,突然低声说:“你不替我戴上吗?”
  谭宗明欣喜若狂,慌忙取出戒指,微抖着套上他的左手中指。
  刚刚好。他的眼光一向很准。
  “结婚戒指有空再去定制,你喜欢什么样式?”
  赵启平实在不想泼他冷水:“我的父母还不知道我们的事。”
  谭宗明一怔,随即蔫了。好半天,吞吞吐吐地冒一句:“咱爸妈……好说话吗?”
  “如果你是女人,绝对好说话。”赵启平无奈。
  这不废话吗?
  谭宗明一脸纠结。
  “我会找机会告诉他们。”赵启平捏捏他的脸,“别担心,我父母很开明的,大不了我们私奔!”
  谭宗明更纠结了。他知道赵启平出身高知家庭,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大学教授。但高知不代表就能接受他俩的关系,更别说能得到他们的祝福了。
  
  
  
  
  
  
  
  张雯约赵启平吃饭,说是感谢她启平哥哥在相亲宴上给她解围。她眼尖地发现了赵启平手上的戒指,不禁黯然。她的启平哥哥要结婚了!
  “启平哥哥,恭喜你!”张雯一向洒脱,不属于她的她从来不强求。
  赵启平一愣,很快明白过来,笑着说了声“谢谢”。
  “不知道我未来的嫂子是做什么的?也是医生吗?”
  赵启平噗嗤一声,笑得东倒西歪。
  “怎么了?”
  赵启平连忙摆手,笑道:“没事没事,他跟你一样,是个公司的什么总,也许你们认识也不一定。改天带他见见你。”
  “嫂子肯定是个大美人。”
  “何以见得?”
  “不是美人怎么配得上我帅破苍穹的启平哥哥?”
  赵启平心情分外的好,他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说:“他很美!”
  张雯一看她哥满脸幸福的样子,抱的最后一丝幻想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启平哥哥,祝你和嫂子白头到老!”
  “那借你吉言了!”
  
  
  
  
  
  
  
  有报道称,晟煊集团CEO谭宗明向ZW集团前CFO唐悠悠伸出了橄榄枝。唐悠悠将接替安迪成为晟煊新一任CFO。此消息一出,上海商界顿时掀起惊涛骇浪。有心人立刻扒出了唐悠悠的履历和背景。
  唐悠悠,女,32岁,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曾就职于多家知名企业,于三年前担任ZW集团CFO,今年年初离职。据不愿透露姓名人士报料,唐悠悠的父亲是某军区少将,其背景比她的履历更有吸引力。外界纷纷猜测,谭宗明到底是看中她的能力还是她的背景?对此,谭宗明一笑而过。
  此事未平,晟煊人事部又扔出一个炸弹。某公关公司知名公关策划钟语涵将出任晟煊公关部经理。
  这一系列的人事变动,让晟煊一直处于财经类报刊杂志的头版头条,热度居高不下,业内议论纷纷。
  赵启平对晟煊的事毫不关心,他也不懂这个。他最近在烦恼如何向他父母开口。父母亲不住在上海,他请假也不容易,也不知道国庆节能不能排上几天假。
  对于父母亲,赵启平饶是做足了各种心理准备,依旧忐忑不安。在如今这个社会环境看来,虽然大众对同性群体较以前宽容,但是要对上家中长辈,仍是不容易被接受的。
  眼看着国庆临近,赵启平也日渐紧张起来。谭宗明心知肚明,但他更紧张。
  这天俩人一起吃晚饭。忽然赵启平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慌忙跑到阳台接起来。
  过了半晌,赵启平进来,无力地说:“我爸妈国庆节会来上海。”
  
  

  
  
 
这篇文真的是自娱自乐,其中出现的原创人物都是我在二次元认识的好姐妹,欢迎姐妹们对号入座!😂😂😂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