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谁才是父亲(中)

  设定见前文,狗血OOC,逻辑已死……

       凌远从食堂打包了饭菜带回办公室,让赵启平和赵倓一起吃。他夹了一个鸡腿放进赵倓碗里,漫不经心地说:“和我说说你跟谭宗明的事吧。”
  赵启平用筷子挑着白饭往嘴里送,不愿说话。
  “凌伯伯,谭宗明是我爹。”赵倓咬着鸡腿,宝石般的黑眼珠无辜地转啊转。
  “闭嘴!”赵启平喝斥,“吃饭……”
  “赵启平!”凌远打断他的话,“怎么能对着孩子撒气?他说错了吗?你看看你现在,哪有个当爸爸的样子?”
  赵启平扔下筷子,索性不吃了。
  赵倓被黑着脸的赵启平吓得直掉泪,只一口一口地扒着饭。
  凌远替赵倓擦掉眼泪,叹了一口气,说:“我说话你别不爱听。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真的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牵扯,我会帮你。他的公司要进军医疗行业,会经常到医院考察,至少他来,我可以提前跟你打招呼。”
  “谢谢师兄。不用了,平常对待就好。”
  凌远点点头,说:“下午就别呆在医院了,带星星回去休息吧。”
  “师兄,星星的父亲不是谭宗明,是Eric。”赵启平忽然没头没尾冒出一句。
  “啊?”凌远一时懵了。
  “他有双重人格……”
  “……双重人格……Eric是后继人格?那不还是他吗?”凌远被他弄糊涂了。
  “但宗明毫不知情!他当年根本没想和我在一起,我不能因为Eric标记了我,就要宗明对我负责。”
  “所以你就放弃游学跑回国了?”
  “现在也一样,我不会因为孩子就把他绑在我身边。也许他已经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了。”
  “启平,你一直爱着他,对吗?据我所知,他一直单身,连固定的情人都没有。”
  “师兄,你不用担心我。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我爱他也跟他没关系。”
  凌远不再多言。
  回家的路上,赵倓欲言又止,一脸纠结。
  赵启平摸摸他的头,温柔地说:“宝贝儿,爸爸要对你说声对不起,爸爸不该对你发脾气。你有什么话想说就说,爸爸保证不再对你乱发脾气!”
  赵倓犹豫了半天,小心翼翼地问:“谭宗明和爱什么克,谁才是我父亲?”
  “……”要怎么向六岁的儿子解释双重人格?在线等,挺急的!
  
  
  
  
  
  
  
  谭宗明翻开一本老旧的日记本,靠在自家的沙发上,思绪飘回了七年前——
  第一次见到赵启平,是在CUCSSA的一次活动结束,他正和几个留学生凑在一块儿打扑克。谭宗明碰巧路过,无意中的惊鸿一瞥,精致的五官,低沉悦耳的嗓音,如星辰大海的眸子,透出狡黠而自信的光芒,让人不注意他都难。
  不知道是牌技不行还是和别人没有默契,赵启平和另一个人输得很惨——脸上除了额头全贴上了纸条。
  “我的牌是透明的吗?”「注1」
  赵启平瞪圆了大眼睛,嘴里直吹气,贴在鼻子上的纸条随着吹出来的气一抖一抖。
  谭宗明不禁跟着别人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一群未来的华尔街精英,欺负我们两个医学生不会算牌,赢了很光荣吗?”赵启平嘟着嘴嚷嚷。
  大家都知道他是开玩笑,笑得更大声了。
  赵启平涨红了脸。
  他的同伴忽然说:“赵启平,我觉得是我们太缺乏默契!”
  “不是,到底问题出在谁身上啊?”「注2」
  “我懒得跟你争!”
  谭宗明知道了他的名字,他觉得眼前这个拥有一双漂亮眼睛的男孩有趣极了。他听见自己说:“不如让我这个现在的‘华尔街精英'替你找回场子?”
  赵启平眨眨眼睛,征求了一下旁人的意见。
  谭宗明曾是在美中国留学生中的风云人物,在场的商学院学生大多是知道他的,自然没什么意见。旁边已经有人向赵启平和他同伴介绍了谭宗明。
  谭宗明在开始之前,凑到赵启平耳边,轻声说:“等一下看我眼神再出牌。”
  身为哥大商学院的高材生,华尔街投行的高管,打扑克算牌对谭宗明来说简直是小儿科。
  有时赵启平正准备出牌,他微微摇头,赵启平就不出了;有时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出,他一个眼神鼓励,赵启平果断把牌丢出去。谭宗明很惊奇,赵启平竟然对他如此信任,而且两人第一次配合竟默契十足。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大获全胜。
  赵启平非常开心,邀请谭宗明去喝一杯。谭宗明自然无可无不可。他觉得这小孩真容易满足,打个牌赢了就高兴得不得了,不由得想逗逗他。
  “你去喝酒?你成年了吗?”
  “如果有人问起,我就说我是被谭叔叔拐来的!”赵启平笑意盈盈。
  谭宗明勾唇一笑。小孩儿还不肯吃亏!
  就这样认识了。
  赵启平告诉他,他正在进行毕业旅行。他刚刚从医学院拿到博士学位,想来美国历练一下,学习一些语言课程。
  两人聊得很开心。谭宗明说他在美国呆了近十年没有回去过,并说了一些他在美国曾经碰到的奇人异事。他谈吐风趣幽默,赵启平笑得前俯后仰。赵启平也向他介绍了这几年国内的一些变化。高铁轻轨高速发展,出行特别方便,但房子越来越贵;网络信息发达,但各种谣言啊各种污秽之语也随之传播;粮食产量越来越高,但吃饱了没事干的人也越来越多……
  谭宗明被他这些抱怨逗得差点没崩住。这小孩越看越有趣啊。
  人与人之间的友谊有时可能就是一起喝顿酒就建立起来了。两人慢慢熟悉起来,经常一起喝酒,一起出去玩,甚至有时时间太晚会住在一起。那时的谭宗明还没有现在这样在外人面前喜怒不形于色,也是爱玩爱闹的性子。
  渐渐的,时间久了,谭宗明觉得不对劲了。赵启平有意无意地飘过来的眼神让他心慌意乱。那一汪清泉般的眼睛里溢出来的分明是满满的爱恋。他知道自己其实是喜欢赵启平的,但他真的不能啊。
  他有一个秘密,这世上除了医生就只有他的父母,安迪和老严知道。他不知道如果赵启平知道了他的秘密会怎么样。是害怕?还是厌恶?抑或是会认为他是怪物?
  作为一个成天跟数字打交道的人,谭宗明一直精于算计。就算有失误,他也会及时止损,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所以当他感觉赵启平也喜欢自己的时候,他是欣喜的,也是痛苦的。
  他是个DID患者啊!他对他的后继人格一无所知。只听亲友说过,他自称Eric,有点暴虐,带点邪魅。抛开赵启平知道他有双重人格这件事的反应不谈,如果Eric伤害了赵启平,那谭宗明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他不能让自己有伤害赵启平的任何可能。
  他选择了逃避,他开始慢慢疏远他。
  当某一天,赵启平喝得醉醺醺地来找他,质问他为什么不喜欢他,他也只能沉默。
  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你那么耀眼,那么优秀,像一颗太阳光芒万丈。自己呢?像裹着石头的冰块儿,冰块儿会被太阳融化,而石头只会在阳光里投下一片阴影……
  
  
  
  
  
  
  
  
  夜晚,哄睡了赵倓,赵启平轻轻在他额头落下一吻。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坐到阳台上的摇椅上。
  他没有告诉凌远,因为以前不想耽误工作,使用过大剂量的抑制剂,而让身体已经对抑制剂慢慢产生了耐药性,抑制剂对他越来越不管用。发情期又临近了,不知道他要是请假,凌远会怎么骂他。
  他自嘲地笑笑。
  凌远问他是不是还爱着谭宗明,他大方地承认。
  没有人知道,七年前,他其实对谭宗明是一见钟情。除了初次见面,后来的每次约饭喝酒的由头都是赵启平绞尽脑汁想的,他想以此来接近谭宗明。他能感觉到谭宗明并不讨厌自己。他不明白为什么谭宗明面对自己各种暗示竟无动于衷,甚至开始疏远他。
  终于借着醉酒,他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而他依旧沉默。原来一直是自己自作多情啊!他只当自己是普通朋友,是自己一厢情愿。
  尽管如此,赵启平还是爱他。已经很久没见面,思念在疯狂滋长,但他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他决定离开这个纽约伤心地,去别的城市。走之前,还去是给他道个别吧。
  他听说谭宗明休假了。他每年都会有一段时间休假,但都呆在家里,哪儿也不去,也不知道是什么癖好。
  敲开谭宗明住的公寓门,一股温和隽永的檀香味扑鼻而来。赵启平暗道一声“糟糕”!想走已经来不及,他被谭宗明拉起手牵进屋里,按在了沙发上。
  谭宗明也坐下来瘫在那里,耷拉着头发,身上的系带睡袍松松垮垮,露出一大片结实的胸膛。好性感啊!
  赵启平咽下一口老血。
  偏偏某人毫无自觉,肆无忌惮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一阵阵淡雅的幽香,深沉而内敛,果然很谭宗明。檀香不是该让人清心宁静吗,自己变得头昏脑热是怎么回事?必须速战速决,赶紧离开。
  “那个,宗明,我是来道别的。我马上要离开纽约了。我们后会有期。”
  蓄水的眸子直直地看着他,想把他刻进心里。他倔强地忍住眼泪,这是他最后的自尊。
  谭宗明一阵惊讶,随后邪魅一笑:“启平真的舍得离开我?”
  赵启平内心狂跳,全身热起来。
  “平平,你身上好香啊。”谭宗明凑进他的脖颈,深深吸了一口气。
  赵启平后知后觉。完了!谭宗明的信息素诱发了他的发情期,让他的发情期提前了!
  他挣扎着站起来,腿一软,又跌回沙发上。他深吸一口气,又站起来。他想,坚持到公寓外面就可以,门口有药店,可以买到抑制剂。
  “平平,你真的要走?我喜欢你,你不要走,好不好?”近乎撒娇的语气。
  赵启平脑子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他说他喜欢我!他终于承认他喜欢我了!
  被Alpha信息素扰得晕晕乎乎的赵启平已经没有心思去想眼前的谭宗明似乎像变了一个人。
  “宗明,我好热!”清雅馥郁的玫瑰花香喷涌而出。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意志力正在减退。他其实可以离开的,但现在他不想走了。
  谭宗明吻上了他的唇。
  他一直知道谭宗明很绅士,对谁都彬彬有礼。没想到在情事上,也是极至的温柔。
  “我的温柔只对你。”谭宗明如是说。
  赵启平感动地想哭。
  发情期持续了三天,赵启平和谭宗明就待在公寓里。疯狂亲吻,疯狂做  爱。
  “宗明,宗明,我爱你!”
  “平平,我也爱你!叫我Eric!”
  “Eric!Eric!”情动中的赵启平无暇顾及谭宗明为什么计较这个称呼,只当是他的英文名。
  “让我标记你,好不好?”
  赵启平想,是这个人啊,也就是他能让自己心甘情愿了。他重重地点点头。
  终于进入他的内腔,成结,咬住腺体,完成标记。
  “平平,那个笨蛋不敢爱你没关系,我爱你!”
  赵启平终于找回了一丝清明:“你说什么?”
  “我爱你!”
  “你说谁笨蛋?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赵启平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宝贝儿,我标记了你。等那个笨蛋醒了,他就得乖乖和你在一起,不会再抛下你……”
  “你不是谭宗明?”赵启平一把推开他。
  “我是,也不是。”
  “双重人格?……Eric……你为什么要骗我?”赵启平感到一丝绝望。
  “哈哈哈哈哈哈……”Eric笑出了眼泪,“也许那个笨蛋是对的,你果然不能接受我的存在。”
  他的眼泪刺痛了赵启平的心。
  “不,不,”赵启平慌忙摆手,“不是这样的。Eric,对我来说,你也是他的一部分,我爱他,自然也会爱你。你们是一个整体。只是你这么做,他知道吗?”
  “他当然不知道。”
  “那他醒了,知道了会后悔吗?”
  “他后悔也不行,反正他肯定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赵启平慢慢找出衣服穿上。
  “平平,你想做什么?”
  “我会离开,我们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平平……”
  “我不想让他后悔。”他可能根本不爱我。
  “平平,我不会让你走的。”Eric一把抱住赵启平。
  “Eric,你放开我。别让我恨你!”
  

「注」1.化用《欢乐颂》原剧台词
            2.化用《欢乐颂》原剧台词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