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大总裁小医生的幸福生活(三)

        “赵副主任,蛋糕有我的份吗?”
  赵启平被人在背后拍了一下肩膀,吓了一跳。
  “金克晨,你吓死人了知不知道?”赵启平拍拍胸口,“你怎么现在来医院了,不是还在出差吗?”
  金克晨晃了晃身边拉杆箱的拉杆,说:“上午开完最后一个会议我就赶飞机回来了,下了飞机直奔医院了。今天我值班嘛。”
  赵启平拿起一份蛋糕递给她,说:“你回去好好休息吧,今天我来值班,等轮到我再换给你!明天可是有几台手术等着你哦!”
  金克晨也不跟他客气了,接过蛋糕,说:“那行,今天就辛苦赵副主任了,改天请你吃饭!嗯,这蛋糕真好吃!我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
 
  谭宗明拖着疲惫的身体,终于在约定时间内赶到了东郊罗兰别墅的邹远然行长家。谭宗明正准备下车,却发现自家司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问题吗?”谭宗明很累,耐着性子问了一句。
  “谭总,邹行长这么有钱呀?住这么高档的别墅?”火星不是第一次载谭宗明过来,但这个问题憋在心里很久了。
  谭宗明一听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笑道:“你小子以为邹行长行为不端贪污受贿?”
  火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
  “邹行长能住这么好的房子是因为他有个厉害的太太。凌曦你听说过吗?”
  火星摇摇头。谭宗明接着说:“凌曦,哦,就是邹太太,她十分擅长投资。一开始炒股就赚了不少,后来股市低迷,她又把目光转向了楼市。因为投资的早,狠赚了一笔。现在开个小公司,日子过得可惬意了。”
  车窗玻璃被人敲了敲,谭宗明赶紧下车,邹远然和太太凌曦已经来迎接他了。
  “谭总来了怎么不进去?我以为你还没到,正要打电话询问情况呢。”
  “哎呀报歉报歉,我刚刚才到,邹行长就出来了。不知道邹行长得了什么好宝贝,如此急切地邀大家来共赏?”
  “不急,不急,晚饭已备好,就等谭总了。咱们先吃饭,吃完再赏不迟,我就先卖个关子。”邹远然笑得神秘莫测。
  谭宗明交待火星去给赵启平送饭,等他打电话再来接他,然后随着邹行长夫妇进去了。
  进了屋才发现,来的人并不多,基本都认识的,除了副市长李川奇和市政府其他几位领导,还有著名音乐人潇潇和年轻的文物收藏鉴定专家江南柯。潇潇虽是搞音乐的,但对古董之类的一直非常感兴趣;江南柯是鉴宝天才,年纪轻轻地就在文物古玩鉴定方面有非凡的造诣。
  因为都想一睹邹行长新得的宝贝,所以晚饭都草草了事。邹行长爱好古玩早就不是秘密,而他曾经的确也得到过几件真品,所以大家都拭目以待。
  吃完饭,一行人移步客厅。邹行长从自家书房捧出一个托盘,上面罩着透明玻璃罩子。他把托盘轻轻放在桌子上,把玻璃罩拿起来放在一边,然后伸手对着托盘上一件绿色物品示意大家:“望各位品品这件青瓷貔貅摆件,据我了解,这件青瓷器物是南北朝时期的。”
  听邹行长这么一说,大家都围上来,睁大眼睛仔细瞅。只见这件青瓷摆件造型十分奇特,貔貅本身造型十分可爱,跟普通摆件也没什么不同,奇怪地是貔貅身上缠着一条蛇,蛇头昂立在貔貅头上。这到底是个什么寓意?片刻之后,大多数人包括李副市长都赞叹不已,纷纷表示造型别致,颜色诱人实属难得之类的。当然都是客气话,毕竟都是外行。只有谭宗明和江南柯还仔细地盯着看,恨不得把瓷器盯出一个洞来。
  谭宗明和江南柯交换了一个眼神,都在对方眼中看出了疑惑。谭宗明掏出手机询问邹行长可否拍张照,邹行长示意请便,谭宗明咔嚓一下把照片发给了自家小赵医生:「你喜欢这个吗?」
  虽然众人交口称赞,但这个还得问问专业人士,于是邹行长开口说:“江先生对这个有什么看法?”
  江南柯没回答,反问道:“邹行长从何处得来这器物,又如何断定这个是南北朝时期的?”
  邹行长忽然不好意思起来,赧然道:“其实这也不是我得来的,只是借的观赏几天而已。”大家都不出声,等着邹行长往下说,“有位华裔青年来上海创业,资金不足就找我贷款。为了让他感受祖国良好的投资创业环境和金融保障,我在他办理各项手续时全程陪同服务。他为了感谢我的支持,就请我到他家吃饭。他说这个是他家祖传的宝贝,他说是南北朝时期的。”
  未完待续
  一天的事情分成好几章,也是没谁了😂不作就不会死🙃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