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一)

        赵启平在安迪的生日会上认识了晟煊CEO谭宗明。经过交谈,赵启平发现谭宗明没什么大总裁的架子,而且兴趣广泛,涉猎颇多,关键还长得很好看,这么多优点集一身的人挺难得的,虽然他赵启平也算其中之一。两个人相谈甚欢,都发现对方是个有趣的人,于是彼此留了联系方式,约着有空一起去听听音乐会打打球什么的。然而俩人不是你要上手术就是我要出差,根本凑不到一块儿,时间一长都忘了有这么一回事儿。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就在三天前,赵启平和女友曲筱绡和平分手了,哦,现在是前女友了。这天下夜班比较早,才十点,刚好第二天轮休,赵启平决定去放松放松。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去过了。
  因为不想遇到曲筱绡,怕尴尬,赵启平没有去以前经常去的那几家。刚好看见街边有家新开不久的酒吧,没怎么犹豫就钻了进去。
  因为是新开的,里面人并不多。赵启平走近吧台,要了一杯莫吉托。他只是来放松的,并不想喝醉。他坐在吧台边上,左右环顾了一圈,突然发现离他最近的一个男人他好像在哪儿见过。他仔细看了看又想了一下,诶,这不是谭总吗?
  谭宗明托着一杯红酒慢慢啜饮,看上去很悠闲惬意的样子,但似乎又有点心不在焉。赵启平微微一笑,这谭总怎么到酒吧还一身西装啊?不过他这一身蓝西装可真衬他,好看极了!咦?赵启平你疯了?竟然像个小姑娘一样花痴?赵启平小小地鄙夷了一下自己,又马上找到理由:呸呸呸,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谭总,真巧啊!”赵启平拍拍男人的肩。谭宗明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有点迷茫。
  “谭总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也正常。”赵启平不以为意,“不过今天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啊?”
  谭宗明似乎对他有了印象,试探地问:“赵——赵医生?”
  “难为谭总还记得!谭总你一个人来的?”
  “哦,这个酒吧是我一个老同学刚从美国回来搞的,我来捧捧场。他刚开张,很多琐碎的事,没空管我。赵医生也一个人?”
  “嗯,加班加了好几天,出来放松一下。”
  “赵医生不介意的话,一起吧。”
  赵启平端起酒杯轻轻碰了一下谭宗明手中的酒杯,微微一笑:“好啊!”然后轻轻抿了一口。
  谭宗明看着他的笑容忽然一怔,但马上回过神来,也喝了一口,正好掩饰了自己的失态。也许是酒喝得有点多,也许是心里闷了太久,谭宗明突然很想找个人倾诉,而恰好身边的这个人是认识的。
  “赵医生,愿意陪我聊聊天吗?”
  “乐意之至!谭总请说!”赵启平有点兴奋。人人心中都有个八卦之魂,赵启平不倒外,只是他不喜欢到处打听而已,现在有送上门的八卦,不听白不听!
  “这里太吵了,我们换个地方。赵医生有什么推荐的去处吗?”谭宗明已经有点儿微醉。
  赵启平想了想,开口说:“谭总愿意吃路边摊吗?”
  
  赵启平轻车熟路地把谭宗明带到一条美食街上。晚上十一点了,这个时间,一般街道都冷冷清清的看不到行人了,但美食街却迎来全天最热闹的时刻。
  “老板,你们家龙虾买三斤送一斤对吧?那就来四斤龙虾,随便做上几种口味,辣的不辣的都要,再上一打啤酒。”赵启平找了个人不多的摊位,拉着谭宗明坐下来。
  谭宗明四周看了看,感叹道:“这里真热闹啊!总是说安迪需要一些烟火气,其实自己才是缺少烟火气的那个。”说完脱了西装扔在旁边的椅子上,然后把衬衫袖子挽了几道起来。
  赵启平打开两瓶啤酒,递给谭宗明一瓶,两人也不要杯子,就瓶子碰一下,仰头就喝。一盘十三香龙虾已经上桌,赵启平迫不及待地套上一次性薄膜手套,拿起一只虾剥了壳,却没有自己吃,而是递到谭宗明嘴边。谭宗明愣了一下,但还是张口接了吃掉了。
  “怎么样?好吃吗?”赵启平一双亮晶的大眼睛满是期待。谭宗明点点头,也学着赵启平带上手套,认真地剥了一只虾,正准备递给赵启平,却发现赵启平已经剥好一只送进嘴里吃起来了,谭宗明只好自己吃了。
  

评论

热度(46)

  1. 风从窗前过红衣配白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