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二)

        各种口味的小龙虾陆续上了桌,四斤量的小龙虾铺了大半桌。美食当前,赵启平已经忘了为什么带谭宗明来这里,只顾着对付眼前的小龙虾。
  谭宗明狠狠地灌了一大口啤酒,喃喃地说:“我就要彻底地失去安迪了……”
  赵启平一愣,旋即明白过来,是了,安迪生日会上他对她那样专注的眼神。他没有出声,他觉得此时的谭宗明需要的是个倾听者,而不是别人的安慰。
  “我认识她十几年,从第一次见到她,我就动了心。”谭宗明又灌了一大口酒,酒瓶已经见了底。“但我没信心没把握让她爱上我,所以我退到好朋友的位置,甚至把她推向别人的怀抱。”
  赵启平赶紧给他又开了一瓶,递到他手上。
  “看她和小包总走到了一起,我替她开心,也祝福她。”谭宗明咕噜咕噜地喝了一整瓶。赵启平瞪大眼睛看着他又开了一瓶,连忙夺过酒瓶,问摊主要了一个杯子,倒上一杯再递给他。果不其然又一口闷了,赵启平没办法,又倒了半杯。
  “她为什么对我那么残忍?你说,她为什么那么残忍?”谭宗明眼中隐隐有了泪光,“她年纪轻轻的就立了遗嘱,把她所有的资产都托负给我,以防万一。她说她最信任的人是我,明明小包总才是她的爱人不是吗?”
  赵启平眼睁睁的看着谭宗明不耐烦地从他手里夺过酒瓶,仰头就倒。他这下没有阻止了,他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压抑了太久,需要发泄。于是他连续开了好几瓶啤酒。
  “谭总,我告诉你,我也在前几天失恋了,我们也算‘同是天涯沦落人’,来,我陪你喝!”
  谭宗明忽然大笑起来:“原来赵医生也失恋了,好,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们今天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赵启平被一阵闹钟惊醒,他连忙爬着坐起来,但宿醉让他头昏脑胀,又重重的倒下了。他眯了眯眼睛,忽然吓得又爬起来。这是哪里呀?咝,看样子像酒店……看了看身上又惊出一身冷汗,谁给我换的睡衣?这么难看!不对不对,关注点错了,谁给我换的?!!!赵启平抓抓头发,只记得昨晚上跟晟煊的谭总喝酒喝嗨了,后来就断片了。对了,谭总!
  一阵敲门声打断赵启平的回忆,他只好先去开门。门外毫无疑问是谭宗明,他左手提了一个大纸袋,右手提了,嗯,好像是早餐。
  “赵医生,早上好!没吵到你吧?我猜这个时候你也该醒了,否则上班要迟到了!”
  上班?糟了!赵启平风风火火冲进卫生间。咦?有未拆包装的毛巾梳子等日用品,竟然还有欧乐B的牙膏和电动牙刷!这显然是特意去买的,并不是问酒店前台拿的。赵启平心知肚明,要知道他最讨厌用酒店提供的一次性用品,不禁心下感激,这谭总人真好,还特别心细。他利索地收拾好自己赶紧去找谭宗明,谭宗明正坐在沙发上把买的早餐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摆在茶几上。
  “谭总,那个,昨晚我有没有…有没有胡言乱语或者让您…让您感到困扰?”赵启平其实是想他的衣服哪儿去了,但其实不知道怎么说。
  “没有没有。昨晚我们都喝多了,就趴桌上睡着了。到三四点钟人家老板要收摊了就来叫我们。我先醒了,看你睡得沉就带你来酒店了。睡衣是我叫司机从我家拿来的,你放心,是没穿过的,但已经过水了。我想现买的不洗过,总归不放心。你的衣服弄脏了已经叫酒店送洗了。”谭宗明拿起他带来的大纸袋,递给赵启平,“这套衣服赵医生将就着穿一下,也不知道尺寸合不合适。”
  赵启平接过纸袋,不禁腹诽:这叫将就?这牌子得花我一个月的工资啊?!!!我的小钱钱啊!赵医生欲哭无泪,但没办法,再贵也得穿啊!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拖着沉重的步伐又去了卫生间,总不能当人家面前换衣服。
  掀开纸袋,里面是一套深色休闲西装和一件白衬衫。赵启平用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然后把睡衣装进纸袋拎出去。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走过来,眼前一亮,笑道:“果然没选错,这衣服很适合你。”
  “谭总,不好意思,我得走了。这衣服钱我改天还给您!我要迟到了,再见!”赵启平说完就往外走,不料袖子却被谭宗明拉住了,他只好转过头来。
  “我买了早餐,赵医生吃点儿再走?”谭宗明放开他的衣袖,“还有,什么钱不钱的,这衣服是我赔给你的,你的衣服是我弄脏的。”
  赵启平一脸怀疑:“怎么会是你弄脏的呢?难道不是吃小龙虾的时候弄脏的?谭总,昨晚,是您帮我换的睡衣吗?”
  赵启平不可思议地看到谭宗明的耳朵红了,隐隐有要蔓延到脸上的趋势。
  “这个,啊对,赵医生不会介意吧?”谭宗明一脸窘迫。
  “不介意不介意,呵呵。”赵启平感到奇怪,不就是换个睡衣嘛,都是大老爷们,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谢谢谭总,麻烦您了!我真来不及了,下次请您吃饭!”
话音未落,已经冲出房间去了。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