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三)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冲出去,再看看满桌精致的食物,没有一点食欲。还是昨晚的小龙虾好吃啊!他双手捂住脸,自嘲的笑起来。谭宗明啊谭宗明,对你投怀送抱过的美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枉你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怎么就对一个什么意义都没有的吻心猿意马?
  他不敢告诉赵启平他们到酒店之后是多么的“惊心动魄”,至少对于他来说是这样。他给赵启平换衣服时的一幕,一直在他脑海里循环播放,怎么也停不下来……
     谭宗明费力地扒拉掉赵启平的外套,正弯腰就着躺在床上的赵启平,认真地解开他衬衫的扣子。他笑,长这么大,第一次伺候人换衣服,还是个只见过两次面的醉鬼。当然了,就算不是朋友,看在安迪的面子上也不能扔下他不管啊。
  赵启平难受地哼哼,揉揉眼睛似醒非醒,忽然又咧嘴笑起来,他伸出手触摸了下谭宗明的脸。
  “你怎么生得那么好看?”赵启平醉意朦胧地倒在床上看着他,眼睛水汪汪的,迷离而又魅惑人心。
  谭宗明又好气又好笑,这是被他调戏了?
  “赵医生更好看!”他不跟醉酒的人一般见识。
  啧,脸好看,锁骨也生得漂亮,嗯,双手更是造物主的得意之作。不得不承认,刚刚被摸的那一下,那触感真好!心里赞叹着,手上也没闲着,他单手扶起赵启平,另一只手把他的衬衫从身下拉出来。正要放他躺下,赵启平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他正要开口叫他别闹,却被性感的薄唇堵住了嘴!谭宗明脑子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手上的衣服掉到地上也没发觉。他居然被人强吻了!
  半天才回过神来,但罪魁祸首已经松开他的脖子,头歪到一边,打起轻微的呼噜。谭宗明赶紧把他放倒,迅速退后几步,又不小心踩在掉在地上的衬衫差点绊一跤。
  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谭宗明恨恨地想。偏偏始作俑者半梦半醒,到早上醒来估计什么都记不得。不对,不记得才好!
  折腾了半天,睡衣还没换好,还有裤子也没脱。谭宗明开始手抖……
  
  “谭总,谭总!”赵启平的声音把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谭宗明吓了一跳,“您怎么坐在这里发呆呀?是不是宿醉头疼?”
  “哦,没有,没有,我…我正在想一些事情。我酒量可比你好多了。诶,你怎么又回来了?”谭宗明想抽自己的嘴巴,“不是不是,我是说你不是赶着去上班?”
  赵启平挠挠头发,不好意思的说:“我刚刚想起来我今天轮休…呵呵…我回来是因为我手机忘拿了。”
  谭宗明点点头。赵启平在床上找到手机,正犹豫着要不要走,谭宗明忽然开口:“既然赵医生不用急着去上班了,那不如来吃点东西。我买的有点多,吃不完也浪费了。”
  赵启平的确有些饿,索性也不推辞,不客气地大快朵颐起来。谭宗明看着他吃得欢实,忽然觉得胃口大开,想尝尝这些东西是怎样的美味。
  
  谭宗明的秘书何名第N次抬头看在办公室里间的自家老板,果不其然,又在发呆!叹了口气,默默起身去向CFO求救。谭总面前的几份文件等着他过目呢,而她一个小小的秘书又不敢催。
  “何总,您知道我们谭总最近多了个沉思的爱好吗?”何秘书想了一下,决定用“沉思”这个词代替发呆。
  “嗯?老谭?他怎么了?”安迪头也不抬。
  “我的何总啊,咱谭总这一个多星期以来,总是陷入沉思,久久回不过神来。等他过目签字的文件都堆成小山了!”
  安迪想了想,确实是最近跟包奕凡在一起,忽略了老谭。不过一直以来都是老谭在关心她,她好像从没过问老谭怎么样,她有些愧疚。她决定放下手中的工作,去关心一下顶头上司。
  “老谭!”安迪敲了敲谭宗明的办公桌,“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谭宗明放下手里看了半天都没翻页的文件,笑道:“我没事儿。哎呀,难得你会来关心我!我以为你有了小包总把我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安迪瞪了他一眼,说:“你明知道我在努力的为你工作,还来打趣我。说吧,遇到什么难事了,虽然可能帮不上忙,但说出来总比闷在心里强。你教我的!”
  谭宗明凝视着安迪好一会儿,他觉得他好像对安迪真正的放下了,他对她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悸动。但现在……
  “安迪,我好像爱上了一个人!”谭宗明无奈的说。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