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五)

        赵启平因为前两天喝醉了在酒店受了谭宗明照顾,所以请他吃了一顿饭,顺便把西装和睡衣的钱还给他。谭宗明当然说不用,说是送他的,奈何赵启平坚持要还钱给他,他也不好强求就收下了。谭宗明又说朋友送了他两张音乐会门票,问赵启平愿不愿意一起去。赵启平是非常喜欢古典乐的,欣然同意。
  到达音乐厅,音乐会还有十几分钟才开始,各自掏出手机调成震动,然后安静的坐等音乐会开始。因为从早晨到下午下班,赵启平做了好几台手术,有些累,他不禁用手捏了捏后脖颈,缓解一下酸痛的感觉。他偏了偏了头,却发现谭宗明正看着他,见他转过头,便对他抿嘴笑笑。赵启平忽觉心跳漏了一拍。谁批准他露出这种一字笑的?简直太犯规了!从未有过的感觉,心跳越来越快,赵启平有点慌,他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端坐好。
  “怎么了赵医生?不舒服吗?”
  “哦,没什么,就有点累。谢谢谭总关心!”
  演奏家们已陆续登台,演出要开始了,两人也不再说话。乐团指挥上台后,音乐会正式开始,由安东尼奥·罗西尼的《G大调第一号弦乐奏鸣曲》开场。罗西尼的《弦乐奏鸣曲》的旋律清新优美,悦耳动听,是适合大众欣赏的古典乐,充满了古典而浪漫的特色,清爽透明的风格,令人陶醉。在场的观众全都全沉浸在美妙的乐曲当中。
  一曲终,赵启平侧身看了谭宗明一眼,只见他还全神贯注地凝视着舞台,神态庄严而认真。赵启平不禁想起上次和曲筱绡来听音乐会,曲筱绡全程打瞌睡 。他苦涩地笑了笑。他知道她的缺点,包容她,迁就她,结果却换来她一再的触及他的底线。终于明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分手是必然。
  两个多小时过去,音乐会在一曲欢快的《拉德斯基进行曲》中结束,两人在座位上回味了好一阵子才起身离开。谭宗明觉得赵启平累了,提出送他回家,赵启平推说不用。两人走到停车场,忽然看见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叽叽喳喳。谭宗明的司机火星跑过来告诉他们,听说有人酒驾,还没出停车场就把人给撞了。赵启平听完拔腿就跑过去,谭宗明也跟了上去。
  拨开人群,一辆小轿车前,一名男人正躺在地上呻吟,旁边另一个男人正手足无措的打电话,听语气应该是司机。赵启平赶紧表明自己是医生,随即蹲下来帮伤者查看伤势。谭宗明让周围的人让开一些,不要挡着路灯的光。赵启平看了片刻,松了一口气。他温柔的对伤者说:“你现在千万不要乱动,也别着急,救护车马上就到。经过初步检查判断,你的头部和手臂都有严重擦伤,右小腿胫骨和腓骨骨折,还好不算太严重。至于有没有其他的内伤要经过仪器检查才能确定。你放心,我是骨科医生,我先去找东西帮你把腿固定一下。”伤者点点头。
  谭宗明看着正在忙碌的赵启平,连忙说帮他一起找。赵启平说他需要木条和绑带,刚好有停车场的保安找来了这些东西。赵启平连忙去把伤者的右腿用木条固定住。这时救护车刚好来了。
  赵启平站起来的时候,眼前忽然一黑,谭宗明眼明手快地扶住了他:“赵医生,你没事吧?”
  赵启平头靠在谭宗明的臂弯里缓了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谭宗明一脸的担心,他微笑着说:“我没事,就是蹲地上蹲久了站起来急了点。”
  伤者已经被送上救护车,交警也来到事故现场,接下来没他们什么事了。
  “赵医生太累了,我送你回家!”谭宗明忽然态度强硬地扶着赵启平往他停车的方向带。人群中忽然响起一阵掌声,他们知道这是送给仁心仁术的赵医生的。赵启平回头致意。人群中几个小姑娘发出尖叫:“好帅啊!”
  谭宗明心中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闷闷的,不想说话,只想把赵启平带走,所以他几乎是在拖着赵启平在走。赵启平觉得谭宗明突然变得怪怪的,然而他真的太累了,也不想说话,也就由他拖着走。
  走到赵启平那辆DS5旁边,谭宗明伸手问赵启平要车钥匙,赵启平从裤兜里掏出来递给他。谭宗明把赵启平送进副驾驶,帮他把座位靠背调低,把安全带给他系好,轻声说:“你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到你家我再叫你。你家地址车载导航上有吗?”
  赵启平点点头,随即真听话的闭上了眼睛,他真的没什么力气了。谭宗明让自己的司机开车跟在后面,自己坐进赵启平的车。打开导航,音乐自动播放起来,谭宗明赶紧把声音调小,赞道:“赵医生,你这音响真不错啊!”
  赵启平含糊地说:“能不好吗?四十一万呐!”语气里没有丝毫炫耀的意思,反而有种无奈在里面。
  谭宗明听出了不同寻常,也不再说话,专心开车。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