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六)

        谭宗明驾着车驶进了赵启平家所在的嘉林小区,他把车停在路边,正想问赵启平住在哪一栋楼,却发现赵启平双手抱胸睡得很沉。路灯的柔光透过车窗打在他英俊白皙的脸上,胸口随着清浅的呼吸微微起伏。
  想起在音乐厅停车场,路灯下忙着救人的赵医生,神情庄严而温柔,似沐光的神;而现在睡着的赵启平像归巢的小动物,蜷成一团,柔软又坚强。
  他太瘦了!谭宗明心想,明明每次看他吃饭吃得也不少,怎么就不长肉呢?他有些后悔不该邀请他去听音乐会,他这么累,应该让他早点回家休息。
  睡得这样沉,也不怕人把你给卖了!谭宗明笑笑,他伸出手去捏了一下赵启平的耳垂,又轻轻抚过他的脸颊,眼中泛着自己都未发觉的宠溺。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念头,他想吻他,疯狂地想。他解开安全带,慢慢凑近赵启平,最终只轻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他苦笑,谭宗明,你栽了!
  平复了一下混乱的思绪,正犹豫着要不要叫醒赵启平,司机火星打来电话,手机铃声刚好吵醒了他。火星说小区保安拦着不让进,说不是本小区的车没有业主同意不让进,谭宗明只好让他在小区门口等他。
  他问迷迷糊糊的赵启平住在哪栋楼,赵启平左右看了看,指着他往前开。谭宗明依他之言,很快把车停在赵启平家的停车位。
  “赵医生,你还好吧?要我送你上去吗?”谭宗明帮赵启平解开安全带,手撑在方向盘上问他。
  “不用了,谭总,我就住在四楼。今天真是麻烦您了!”
  谭宗明把车钥匙还给赵启平,目送他上了楼,直到四楼的灯亮了才离开。他不知道,赵启平一直站在窗口看着他离开,直到他消失在视线里。他抚过额头上谭宗明吻过的地方,那里残留着他的嘴唇的温度,微微发烫。赵启平,你明明可以躲开的,不是吗?
  
  谭宗明认为赵启平那么瘦,除了骨科手术工作强度大的原因,还有可能因为医院食堂的伙食不好,营养不够。接下来的几天,他绞尽脑汁地想理由约赵启平吃饭,但每次赵启平都谢绝了。
  聪明如谭宗明,当然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冷淡疏离。他想不到什么地方或者说错什么话得罪他了,在办公室泡了一个星期,终于忍不住想去找他了。谭宗明任性了一回,把工作全丢给了安迪。
  赵启平的专家门诊室里挤满了人。患者和家属都无视诊室门上张贴的“为了保护您和他人的隐私,请您在候诊区等候,保持诊室一医一患”的标语,占了大半个屋子。谭宗明到达医院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景象,但令人欣慰的是还比较安静。
  轮到一位年轻的女人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女人递上病历本,还有一张CR片,样子很着急。
  “怎么了?”赵启平接过片子对着光看了看,照例询问。
  女人有点激动,说:“我们无意中发现我女儿的膝盖骨有一块突起,用力揉她就叫痛。我和家里人有点慌,就先跑到社区医院拍了个片子。”她又从随身的包里翻出一张CR诊断报告单,“社区医院的医生让我上六院来看看,吓死我了!”
  女人搂住自己的女儿,控制不住流出了眼泪。赵启平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柔声说:“你先别着急,我先看看好吗?”
  赵启平仔细看了一下报告单,上书诊断意见:多发性骨软骨瘤。他又拿起CR片对光照了照,已经了解了大概的情况。他笑着对小女孩说:“宝贝,让叔叔看看你的腿好不好?”
  小女孩拿着一根棒棒糖,甜甜的说:“好!”
  “宝贝真乖!”赵启平让小女孩妈妈抱她坐着,他蹲下来,把小女孩的右腿抬起来又放下来,看小女孩没什么反应,又让小女孩妈妈把她放下来站着,他轻轻按了按她的膝盖,果然有一块突起。
  “宝贝,你走路腿疼吗?”赵启平坐回原位,打开病历本。
  小女孩茫然的摇摇头,她还太小,不太懂问她话的含义,赵启平看着她懵懂可爱样子笑了笑。
  “她叫彤彤是吧。彤彤妈妈,你女儿她这个叫‘多发性骨软骨瘤’,看片子上还不止膝盖上这一处,小腿胫骨和腓骨之间还有一处,可能她左腿上也有,只是表面上看不出来。”赵启平看彤彤妈妈又要急了,对她摆摆手说:“你先听我说完,这种病大部分是遗传性的,你们家应该有家族史的。你不用太担心,这个病除非是影响她走路了,不然就不用去管它。而且就算是现在影响她了,现在她太小也动不了手术,也要等她长大一点。你们先观察几年再说,说不定过几年它就会慢慢退化。你们回去以后尽量避免让她剧烈运动,好吧?”
  赵启平边说边把病历本写好了,递给彤彤妈妈。她感激涕零,总算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千恩万谢地出去了。
  谭宗明站在一群人后面,听病患和家属小声议论赵医生年轻有为,医术高超,感到与有荣焉。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