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七)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看诊了一个又一个病患,中间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声音都有些沙哑了,十分心疼。赵启平的专家号早挂完了,他大总裁的身份在这里毫无用处。他十分沮丧地走出了诊室。
  赵启平终于结束了上午的门诊,又饿又渴,拿起水杯也不管水已经凉了,咕噜咕噜就灌了下去。这个时间已经过了饭点,他想食堂也没什么好吃的了,掏出手机想点份外卖。
  “赵医生!”谭宗明敲敲诊室的门。
  “谭总?”赵启平其实早就看到他站在人后面,只是装作没看到,“您有什么事吗?来医院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有事想找赵医生谈谈。中午了,不知道赵医生肯不肯赏脸一起吃个饭?”
  
  在医院附近,两人找了个比较干净的餐馆,随意点了几个菜,谭宗明要了包厢。菜一上桌,赵启平也不管谭宗明怎么想,风卷残云似的扒了一大碗饭。他太饿了,胃已经隐隐作痛。等他准备慢慢吃第二碗,却发现谭宗明还没动筷子,只是微笑地注视着他。
  谭宗明拿起筷子夹了一些菜放在赵启平的碗里:“多吃点儿。”
  “谭总,你要和我谈什么事?”赵启平说完又划了一口饭进嘴。通透如他,当然能猜到谭宗明想说什么。早点说开也好,他想。
  谭宗明定定地看着他,从来没追过人的他,紧张地手心冒汗。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听见自己说:“赵医生……”
  刚开口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赵启平连忙掏出手机接起来:“喂,嗯,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到!”挂断电话,对谭宗明报歉道:“不好意思,谭总,医院有急诊!我先走了!”话音未落,已离席向门口走去。
  谭宗明愣了半天,忽然捶了一下桌子,叹气,懊恼起来。他味同嚼蜡地吃了几口,然后叫老板结账,结果店老板告诉他,和他一起来的那个小伙子已经结了。
  
  附近工地的绞手架发生坍塌,一个工人当场死亡,十几个工人受了伤,其中有七个重伤。赵启平回到医院就被叫进了手术室。
  一台手术刚结束,普外科打电话来说需要骨科会诊,其他主任副主任和主治医师都还在各自的手术台上,赵启平认命地赶往普外。
  普外收治这个伤患情况最严重也最危急,肋骨骨折并肺裂伤,右腿开放性骨折,更要命的是他倒地时一根钢筋穿透腹腔刺入脾脏,脾脏必须摘除。
  赵启平到达手术室时,脾脏摘除手术已经进行大半,他了解了一下情况,做好充分准备,投入到自己的工作当中。
  谭宗明回到晟煊慰问了一下他的首席财政官和秘书,然后撇下司机独自开车去了六院。今天一定要赵医生单独谈谈。打听了一下,赵副主任还在手术室没出来,他只好在手术室门口等。等了两个多小时,不断有医护人员推着做好手术的病人出来,却始终没见赵启平。
  晚上八点多,谭宗明终于忍不住了,拦住一个护士问起来,结果护士告诉他赵副主任在普外科会诊。谭宗明彻底没了脾气,认命地去普外科寻人。
  
  赵启平穿着绿色的洗手衣,口罩捏在手上,一动不动地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低头看着地板。谭宗明也不说话,坐在他旁边,静静地陪着他。
  过了好久,赵启平轻轻的说:“我刚给他做完手术,还没送进ICU,腹腔突然大出血,没抢救过来。”
  谭宗明忽然握住了他的手,手好凉,他握紧了一点。赵启平没有动,由他握着。
  谭宗明想对他说医生不是神之类的话来安慰他,但又觉得赵启平不需要。他的赵医生只是做不到对生命的离开保持淡然。
  “他家属哭着对我们表示感谢,还主动提出器官捐献,说是患者生前曾经说过的。他们也想他的生命在别人身上得到延续。”赵启平依旧轻轻的叙述,“他们很高尚!”
  谭宗明点点头。
  赵启平见他一直不说话,就问:“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怎么样才能让你开心点。”
  “真想让我开心?”赵启平偏头望着他,眼睛一亮。
  “当然!”谭宗明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好,请我去吃‘开封菜’!”
  
  趁着等红灯,看了一眼手搭在车窗上,眼睛望着的赵启平,谭宗明掏出手机微信求助。
  「凌远,你吃过开封菜吗?有没有比较好的餐厅推荐?」
  过了好一会儿,对方才回复「没有谭总那么闲情逸致,还有时间研究菜系!」
  谭宗明撇撇嘴。凌远你等着,你总有求我的时候!
  绿灯亮了。谭宗明故意开得很慢,果然下一个路口又碰上红灯。
  「邹行长,您知道哪儿有好吃的开封菜吗?」
  「啊,谭总想吃开封菜?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我老家在河南,虽然厨艺不精,但是可以试试烧给谭总尝尝。」
  「哦,这倒不用,我就是随便问问。邹行长客气了!」
  谭宗明哭笑不得地翻着通讯录,忽然看到了一个名字,他飞快地发了一条信息「何秘书,限你五分钟之内找出全上海的开封菜餐厅!」
  又一个红灯。谭宗明掏出手机,何秘书已经回复。
  「谭总要吃KFC?这不满大街都是吗?」
  后面还发了个地图,地图上标注的密密麻麻。
  KFC?谭宗明一脸难以置信。好吧,KFC他还是知道的。终于知道不好的预感哪来的了。他转头看看赵启平,果然发现他双肩在抖动。
  “想笑就笑吧!”谭宗明无奈。
  赵启平一秒破功,“盒盒盒”大笑起来。
  “能博赵医生一笑,也值了!”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