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八)

  谭宗明第一次吃肯德基还是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当然那也是最后一次,回国后一次也没吃过。他望着满桌的汉堡炸鸡可乐薯条直发愣。印象中那次吃肯德基好像很难吃,他难以理解国人为什么对这个白头发白胡子老头如此热爱。
  谭宗明看着拿薯条蘸番茄吃得津津有味的赵启平,小心翼翼地问:“这个……有那么好吃吗?”
  赵启平拿起一小袋奥尔良烤翅递给他:“你尝尝!”
  谭宗明迟疑了一下,接过来闻了闻,好像还挺香,他索性拿出来咬了一口。咦?为什么国内的比美国本土好吃?
  从肯德基出来,谭宗明提议要送赵启平回家。赵启平却说送他回医院,他的车子还在医院,他直接回家明天没法上班。
  “我明天可以去接你!”谭宗明脱口而出。
  “你的车进不了小区,我很累不想走路。”
  “可是你这么累开车也不安全啊!”
  “没事儿,医院离我家也不远。”
  谭宗明沉默。他看着赵启平,过了好久,深吸一口气,说:“赵医生,我……”
  “谭总!”赵启平打断了他的话,“请你不要说出来,至少现在不要说出来,好吗?”
  看着赵启平近乎哀求的样子,谭宗明的心脏一缩,纵有千言万语终究化成一声叹息:“我送你回医院。”
  
  赵启平在心里狠狠地唾弃自己。中午不是准备潇洒地拒绝他吗?到晚上怎么就舍不得了?什么时候开始贪恋起他给的温柔了?
  谭宗明把车停在离赵启平的车最近的空位上。赵启平恍恍惚惚从谭宗明的车上下来,打开自己车的门坐进去,都忘了跟他说再见。
  回家的路上,谭宗明一直跟在他后面。终于忍不住靠边停了车。后视镜里看见谭宗明在他后方不远的地方停了车下来,十分着急地跑过来。
  “赵医生,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赵启平喃喃地说:“明明你只要一招手,就会一大帮人欣喜若狂的往你身上扑。你何必这样吃力不讨好……”
  谭宗明双手搭在车顶上,低头注视着他,不说话。他想起赵启平不让他说。
  赵启平像是对谭宗明说,又像是自言自语:“曲筱绡的朋友说我是小白脸。小白脸谭总应该是懂的吧?因为我一次性拿不出41万音响的钱。”
  云淡风轻地一字一句的诉说,在他听来却似剜心般的疼,谭宗明再也忍不住,打开车门,弯腰把赵启平搂进怀里。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一群暴发户养出来的米虫有什么资格说你!启平,你听我说,”谭宗明松开赵启平,扶着他单薄的双肩,深情地说:“你有最高尚的职业,最纯净的灵魂,那些纨绔子弟甚至比不上你一根手指头。在我看来,曲筱绡她配不上你。”
  “我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但我也意识到了我和她之间的差距。”赵启平抬眼与他对视,“谭总,你是个儒雅有风度而且很有趣的人,和你一起吃吃饭听听音乐会,我很开心,觉得你是个很好的朋友。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但我们的身份地位差距更大。”
  谭宗明一愣,半天才冒出一句:“所以这就是你疏远我的原因?”他的语气平静地可怕。他慢慢放开赵启平,直起身退后一步,眼睛看向别处,说:“对不起,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是我太过自信,以为给你无微不至的关心就可以打动你。你放心,我以后不会了,不会再让你为难。”
  谭宗明转身正要离开,不料衣袖却被赵启平一把拽住,他诧异地侧过身。
  赵启平抬头看着他,眼睛似一汪清泉闪着光,他说:“你都不听我把话说完吗?” 
  “好,你说。”谭宗明不敢看他。就听他把话说完吧,也好让他彻底死心。他想他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奢望有爱情了,无论是过去的安迪还是现在的赵启平,都是他痴心妄想。他差点忘了自己从小就是个不受待见的人。
  赵启平下了车,见谭宗明的目光避着自己,索性走到他面前。他一下捧住了谭宗明的脸,对着他的唇亲了一下。谭宗明懵了,眼睛瞪得很大,不知该做何反应。
  “我承认我一开始是因为这个疏远你,甚至在你找我吃午饭的时候,我都准备和你摊牌,让你别再缠着我。”赵启平好笑的看着谭宗明的脸阴转多云再转晴再转多云,“但晚上从手术室出来我想了很多。世事无常,谁也不能保证下一刻自己会怎样,所以应该把握当下,不能因为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的事,而让自己有所遗憾。其实在肯德基出来,我其实还是心乱如麻,没理清楚,但看到你因为担心我一直跟着我,我忽然觉得,我纠结的这些一点意义也没有。谭宗明,我想再给自己一次机会,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唔…”
  谭宗明抓着赵启平的肩膀让他转过身,把他压在车门上,倾身吻上去。他很激动,吻得毫无章法,可以说是胡乱啃咬一通。赵启平吃痛,慌忙推开他。
  谭宗明复又将他箍进怀里,紧紧抱住,恨不得把他揉进胸腔里,好像不这样做,赵启平就会跑掉。
  赵启平缓缓闭上眼,头搁在他肩上,感受着他独有的气息。他不知道,此刻,谭宗明的眼角有一滴泪滑落。
  “启平,谢谢你!谢谢你能爱我!我爱你!”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