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大总裁小医生的幸福生活(四)

       邹行长介绍完青瓷貔貅的来历,江南柯表示这物件是个好物件,但他对这个年代不能完全确定,需要回去查查相关资料。邹行长夸赞说江先生专业人士就是认真,就是实事求是,不说大话。大家都点头表示赞同,又各自观赏了片刻就三三两两聊起来。毕竟都不是闲人,哪能真就是特地来看宝贝的,只不过借着由头聚一聚,平日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不好解决,也许在聚会中请人帮帮忙,让人替着美言几句也许就成了。
  谭宗明就趁着机会找了李副市长,他向李川奇介绍了晟煊接下来的这个项目规划,以及对城市发展、环境保护方面有什么影响等都一一阐述,听得李川奇连连点头,表示市政府会全力支持。
  “宗明啊,晟煊是市里的龙头企业,也是纳税大户。你放心,这个项目审批我回去就给你去催,让他们优先给你办好手续。”
  “谢谢李市长!”
  
  赵启平走出住院部大楼,只见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孤零零地停在那里。他走过去拉开后车门坐进去。司机发动汽车。
  谭宗明拉上前后座之间的隔帘,然后歪着身子,靠上赵启平的肩膀。
  “怎么了?喝多了?”
  “没有,喝了一点点,只是有一点累,头有点疼。”
  赵启平翻了个白眼,「啧,是不是把他宠坏了?都学会撒娇了!」心里这么想当然不会说出来。他无奈地拍拍大腿。谭宗明得意地躺下,头枕在他大腿上,只是可怜两条大长腿无处安放,只能垂着脚踩在脚垫上。
  赵启平漂亮的手指覆上他的太阳穴,给他按摩。按了一会儿,又换到眉毛上方的阳白穴。谭宗明舒服得直哼哼。
  赵启平气不打一处来,托着他那颗大脑袋往上抬,谭宗明差点从座椅上摔下去。
  谭宗明当没事儿一样爬起来坐好,一把捞过赵启平就是一顿猛亲。
  因为有隔帘,因此司机火星丝毫不担心自己的眼睛,但,谁来救救他的耳朵啊?
  谭宗明放开气喘吁吁的赵启平,被赵启平狠狠地瞪了一眼。他露出招牌一字笑,惹得赵启平捧住他的脸使劲揉搓。他笑得更欢了。
  这日子幸福地像梦。
  谭宗明想,该结婚了!忽然忐忑起来。求婚的话,他会答应的吧?
  
  门诊临近下班了,病患减少。
  赵启平看完一个病患,喝了一口水,叫下一位。
  进来一位穿着T恤短裤的姑娘,看上去大概二十四五岁。赵启平从她手中接过就诊卡和病历。
  张雯,女,25岁。
  赵启平问她怎么了,她淡定地说,腿被石头砸到了,幸亏躲得快,不然现在已经站不起来了。
  赵启平走到她面前蹲下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左腿膝盖上方一大块淤紫,再往上大腿还有几块青的。他伸手按了按,张雯瑟缩了一下。
  “先去拍个片子吧,看看骨骼有没有损伤。”赵启平抬头看看张雯,只见人家姑娘正盯着他看。赵启平暗想,得,不会是另一个曲筱绡吧。
  “赵——启——平!”张雯看着他的胸牌,一字一顿念出来,忽然激动起来,“启平……哥哥?你是启平哥哥!”
  “啊?”赵启平被突如其来的称呼喊懵了。
  “启平哥哥,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雯雯啊,我们小时候是邻居呀。”张雯更激动了。
  “雯——雯?”赵启平挠挠头发,印象中似乎是有这么一户邻居,但好像是她家先搬走的,然后他爸爸因为工作调动,也搬走了。
  “启平哥哥,没想到隔了十二年还能再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那个,雯——雯,你先去拍了片子,下班之后我们再叙叙旧好吗?”
  “好啊好啊,启平哥哥,你一定要等我啊!”
  赵启平微笑着点点头。
  张雯兴高采烈地去拍片了。
  等拍片子的时间很长,赵启平当然不可能一直坐在诊室里等。下午他还有一台手术。
  
  赵启平从手术室里出来,就看到张雯一个人坐在手术室外面,手里拿着CR片。
  张雯见他出来,高兴地说:“启平哥哥,你手术做完了?”
  赵启平疲惫地点点头。二十多斤重的铅衣可不是那么好穿的。
  “那你可以下班了吗?”眼睛里满是期待。
  赵启平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我请你吃饭。”
  赵启平在更衣室给谭宗明打了个电话,说遇到一个朋友,今天就不回家吃饭了。
  谭宗明默默地把手中的戒指盒放进了抽屉,看来今天不宜求婚。

@一只鹿角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