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十)

  字数2400+,CP谭赵

        要是知道谭宗明口中的同行是凌远,赵启平觉得就算打死他,他也不会和谭宗明去见他朋友。以前上学的时候,没少受凌远压榨劳动力。他选择六院,一来是因为六院骨科在国内数一数二,二来也是因为凌远。他对他凌师兄有心理阴影啊!
  跨进酒店包间,看见熟悉的身影,赵启平本能的后退一步,差点调头溜出去,但谭宗明就在他身后,他不能驳他面子。
  谭宗明没察觉赵启平的反应,只见原本约的两个人变成了三个人,满脸惊喜:“庄恕,你终于舍得回国了?”
  正在聊天的三人闻言看向他俩。
  “赵启平?”其中一人站起来,一脸惊讶。
  赵启平瞬间换上笑脸:“嗨!凌师兄,好巧啊!”
  谭宗明笑道:“原来启平和凌远是师兄弟啊!那就不用介绍了。启平,来,我给你介绍他们两个。这是庄恕,美国加州大学医疗中心胸外科教授。”
  庄恕站起来和赵启平握了握手,说:“你好!听凌远说宗明今天要把爱人介绍给我们这帮朋友认识,所以我就不请自来了。我刚从美国回来不久,目前就职仁合胸外科。你应该就是他爱人吧?”
  爱人?这称呼我喜欢!赵启平羞涩一笑:“很高兴认识你,庄教授!”
  谭宗明又一本正经地说:“而这个看上去衣冠楚楚,活像孔雀开屏的人,其实是个打渔的,叫贺涵。”
  贺涵也不恼,只笑道:“果然是冷血鳄鱼,有了新欢忘旧爱。”
  赵启平看了谭宗明一眼,谭案明耸耸肩表示无辜。
  “你好,孔雀先生!我叫赵启平,六院骨科医生。以后有什么跌打损伤可以找我!”
  赵启平很用力的握住贺涵的手。
  贺涵一愣,「嘿,这小医生护短呢!」,随即发自内心地笑起来,抽出被赵启平捏得有点痛的手对谭宗明点了点:“遇到赵医生,谭宗明,也不知道你几辈子修来的!”
  谭宗明很认真的想了想:“至少一千年吧。”
  千年修得共枕眠。
  在场的几人都笑起来,赵启平恨不得找到地缝钻进去。但他们都没有发现,凌远一脸凝重。
  菜陆续上桌,凌远忽然出声:“宗明,我有点事儿想和你单独谈谈,我们先出去一下。”
  
  酒店包厢外走廊尽头。
  “你对启平是认真的吗?”凌远开门见山。
  谭宗明坚定地说:“当然!认真的不能再认真!难道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靠谱?”
  “那安迪呢?”凌远直直地看着他。
  “我曾经对她动过心,这你应该知道。”谭宗明丝毫不惧他的目光,“但后来我觉得她更像是家人,可能说出来我自己都不太相信,我对她甚至有一种当父亲的感觉。”说完苦笑着摇摇头。
  凌远点点头算是认同,又说:“启平历来聪明,也算是我父亲的得意弟子之一,我也是一路看着他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医生。我了解他,虽然他表面看上去游戏人间,但真的付出真心,他比谁都认真。你们未来的路,不好走。我怕你给不了他想要的。”
  “凌远,你就对我这么不放心?”
  “不是对你不放心,是对你谭家人不放心,你忘了当年……”
  “凌远!”谭宗明打断了他的话,“我已经不是当年的谭宗明了。我现在是晟煊总裁,下个月董事会换届,我对董事长之位也势在必得!到时候谁也威胁不了我!”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凌远转身准备回包厢。
  “你放心,我会保护他,绝不让他受委屈!”
  凌远侧过身对着他点点头。

  回到包厢,只见赵启平和庄恕贺涵三人正相谈甚欢。
  赵启平看他们进来,笑道:“你们两个说什么悄悄话呢?再不来,好吃的就吃光了!”
  谭宗明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揉揉他头发,柔声说:“没关系,尽管吃,吃完了再点就是了。反正贺老板做东,我们今天放开了吃。”
  赵启平一听,忽然尴尬起来,这叫什么事嘛!他一直以为是谭宗明做东,没成想是贺涵请客。都怪谭宗明!也不提前告诉他,太丢人了!
  谭宗明不知道赵启平在腹诽他,只对贺涵说:“说吧,这次回上海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贺涵抿了一口酒,说:“我就不兜圈子了。我希望你能给DU集团注资。”
  赵启平正在喝饮料,差点喷出来,被呛得直咳嗽。DU?那不是亦度的公司?
  谭宗明连忙拍拍他的后背,说:“这是怎么了?你喝慢点!”
  赵启平缓了缓,心里想,世界真小啊!
  谭宗明示意贺涵接着说。
  “说是注资,其实你只要象征性给点就行。我主要是想借你晟煊的名头用一用。”
  “这个没问题。只是我有什么好处?咱们在商言商,别跟我谈交情啊!”
  “等DU的事情尘埃落定,我给你免费打一年工,怎么样?你们晟煊的CIO还空缺着吧?”
  “成交!”谭宗明端起酒杯与贺涵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赵启平看了看凌远和庄恕,他们正交头接耳在讨论着什么。他一个骨科的好像也插不进嘴,只好闷声吃东西。
  谭宗明剥了几只虾,推到他面前,他照单全收。反正脸已经丢光了,不在乎了,他想。
  “你回来,陈亦度知道吗?”谭宗明问贺涵。
  赵启平连忙竖起耳朵。
  “知道。玲珑公司恶意竞争,让DU的产品库存严重积压,董事会一些人趁机向他发难。我听别人随口一说,终究是不忍让他一个人硬撑。好在,他对我的态度有所改变,勉强同意我回来帮他。”
  “你说借我晟煊的名头想做什么?”
  “我准备陪他去法国,争取DU的产品能入驻枫丹百货。听说你和枫丹百货的高层有点交情?”
  “原来如此!那免费给我打三年工吧!”
  “不是吧?谭宗明,你也太黑了!”贺涵知道他在开玩笑,乐意和他抬杠。
  “你第一天认识我吗?”谭宗明笑笑,“话说回来,产品库存积压解决了吗?”
  “那当然。他这是董事长又不是吃闲饭的!”
  “你说你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值得吗?”
  “我知道亦度他心里始终放不下厉薇薇,但我希望他有一天转身的时候,看到的第一个人是我。”
  “行吧,祝你成功!”
  赵启平在一旁目瞪口呆。
  好你个陈亦度!嘿嘿!
  贺涵见事情谈妥,连忙招呼大家吃菜,说这家的海鲜是他直供的,品质有保障。
  凌远笑道:“你回上海,你深圳那海产公司怎么办?”
  贺涵和他碰碰杯,说:“和别人合伙经营的,我不在也没太大影响,大不了钱少拿点儿。”
  “凌远你别喝酒了,喝点饮料得了,你那破胃!”谭宗明拦下凌远的酒。
  “哎呀!瞧我,都忘了!”贺涵有点自责,连忙拿个空杯子给凌远倒上饮料。
  庄恕也帮腔:“对呀,都是老朋友,你不能喝又不会怪你。”
  凌远不禁动容。在座的这几个都是情同手足的兄弟,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才感觉自己不是孤独的一个人。
  赵启平很高兴能看到他们这几个其乐融融的样子。这世上美好的情谊,无论是亲情友情爱情,都是弥足珍贵的。

因为文笔太渣,以前写文都不敢打tag,但今天为我们谭赵,我豁出去了!(捂脸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