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分开旅行

  字数2500+,cp谭赵,听老歌的产物

        美国,纽约曼哈顿。
  一个小型私人宴会,衣香鬓影,觥筹交错。谭宗明寻了一个机会,溜至阳台透气。没想到阳台上已经被人抢先占了地盘。
  “度总?好久不见!没想到在异国他乡遇到你!”
  “是谭总啊,真巧!诶,前几天我听赵医生说你们不是要去巴黎度假吗?怎么谭总跑纽约来了?”陈亦度一脸惊讶。
  谭宗明有些不自然:“本来…是准备去巴黎的,但美国分公司这边临时出了点问题,我得来处理一下。”
  能让谭宗明亲自出马的一定不是小问题,陈亦度心知肚明。
  “那赵医生呢?您出席宴会,不会把他一个人扔在酒店里了吧?”
  赵启平向来讨厌参加这种宴会。陈亦度其实是明知故问,他刚刚才在朋友圈看到赵启平发了一张埃菲尔铁塔的照片。
  谭宗明摸摸鼻子:“启平他…去了巴黎。”
  陈亦度笑道:“所以,你们这是‘分开旅行’?”
  谭宗明干笑:“不说我们了。倒是度总新婚燕尔,不是在度蜜月吗?怎么不见贺涵那小子?”
  “没想到谭总这么惦记我呀!”
  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背后的贺涵走过来,替陈亦度整了整衣领,温柔地说:“你怎么躲这儿来了,让我找了半天。”
  “这里太闷了,我们回酒店吧。明天我们准备去哪里?”
  “你想去哪里?”
  “去佛罗里达?”
  “去哪里都好,只要有你在身边,哪里都是风景!”
  莫名被秀一脸的谭宗明现在十分想念他家小赵医生。他假意咳嗽两声,提醒你侬我侬的两个人,还有第三个人在场。
  贺涵搂着陈亦度,对谭宗明笑道:“老谭你和你家小赵医生是不是吵架了?”
  “怎么可能?”只是听到他要来美国,有点失望,自己一个人跑去了法国。
  “不承认也没关系,作为朋友,好心提醒你一句,没事儿多翻翻朋友圈。”也不等谭宗明答话,径自带着陈亦度离开了。
  谭宗明若有所思。
  
  
  
  
  
  赵启平漫无目的地走在香榭丽舍大道上。刚下过雨,地面有点湿。他抬头看向阴沉的天空,来巴黎几天,每天都在下雨。他自嘲地笑笑。好不容易在院长那里软磨硬泡地凑了十天假,本以为可以和谭宗明来巴黎好好腻歪一番,不料人算不如天算,晟煊美国分公司出了事,须得谭宗明亲自走一趟。说不失望是假的,但他却毅然将谭宗明送上了飞机。谭宗明本想让他一起去美国,他却拧巴起来,执意来了巴黎。
  虽然这几天总是下雨,但趁雨停了,他还是去了不少地方。其实他也不是第一次来巴黎了,好多地方还去过好几次。只有一个地方,他以前去过,但这次却不愿意去了。
  谭宗明,我后悔了!巴黎没有你,她不属于我。
  
  
  
  
  在处理分公司事务的间隙,谭宗明真的刷起了朋友圈。他每天都会打一个电话给赵启平。赵启平在电话里兴高采烈地描述他今天去了哪里哪里。和赵启平在一起这么久,他怎么会听不出赵启平其实是哄他开心,不想他为了他劳神,分公司的事已经够他焦头烂额了。谭宗明装作不知道,他的宝贝儿善解人意,温柔体贴,他怎好辜负?
  他漫不经心地翻着朋友圈。
  他宝贝儿说的没错,凌远就是个炫妻狂魔,晒的全是李熏然!李熏然吃饭的样子,写报告的样子,睡觉的样子,洗澡……呃,这个没有。
  李熏然这小孩儿,说真的还挺可爱。看他发的朋友圈,全是教人怎么防诈骗防传销之类的,有时一天十几条,十足的小警察。当然了,偶尔晒晒他远哥的厨艺。
  贺涵……这个略过吧!结婚照有啥好看的!
  庄恕好像和自己一样不怎么发朋友圈,只是你一个医生老是转发警察局微信公众号文章干嘛?
  陈亦度最近发的都是他和贺涵蜜月旅行经过的地方的照片。最近一张是佛罗里达的迈阿密海滩。照片上全是人,附上文字:密集恐惧症要犯了!
  谭宗明笑笑,往前翻。纽约时代广场、夏威夷的珍珠港、伦敦的大英博物馆、法国里昂波拿巴桥,巴黎圣心大教堂、巴黎圣母院……等等!巴黎圣心大教堂!附言:传说日落之前,在圣心教堂前接吻,爱情就会永恒!
  谭宗明并不是因为这句话而注意这个,而是这底下有赵启平的评论。其他的照片下面只有点赞,没有评论。赵启平评论:这有何难?过一阵子就去圣心大教堂给你们直播接吻!下面跟着有起哄的,有期待的,还有鄙视的——这个来自不能随意出国的某几位警察同志。
  难怪来美国让他很失望。
  谭宗明拨通了一个电话:“何秘书,马上帮我办去法国的签证,越快越好——公司的事我自有分寸——签证办好,马上订机票——你不用跟着,就我一个人去!——好,快去办吧!”
  启平,等我!
  
  
  
  
  
  十天假已经到了第八天,赵启平订了晚上回国的机票。下了几天雨的巴黎,在准备离开的这天,竟然放晴了。他准备最后一天去一趟圣心大教堂。
  赵启平坐在圣心大教堂门前的台阶上懊恼。他竟然为了那么一个可笑的虚无缥缈的传说,放弃了和谭宗明共处的宝贵时间。赵启平,叫你瞎矫情!去他喵的传说!老子不在这里接吻,照样爱情永恒!
  他站起来,转身看了一眼阳光下的圣心教堂,教堂里传来婚礼进行曲——将来我也要在这里举行婚礼!哎,算了,还是别立flag了。只要是他,哪里都无所谓了。
  他突然非常想念谭宗明!
  “谭宗明,我好想你!”他低声念了一句。
  忽然整个人被人从背后箍住,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我也想你,宝贝儿!”
  赵启平本来自己调整好了情绪,突然听到这个声音却无端委屈起来,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滴在了谭宗明手上。
  谭宗明慌了,连忙转到他面前,掏出纸巾帮他擦干净。谭宗明一脸自责:“宝贝,对不起。我现在才知道这么个传说,我……”
  “你怎么会来巴黎?公司的事情都解决了?”赵启平很快平复了心情,连忙问起他来。
  “还没有……”
  “那你来巴黎干什么?走走走,赶紧回美国!”
  赵启平推着谭宗明,让他离开。
  谭宗明定定地看着他。他触及他炙热的视线,连忙偏过头。谭宗明哪里肯放过他,一把把他拉进怀里,吻住他微凉的唇。他紧紧地抱住他,恨不得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现在别赶我走,我订了晚上七点多的航班,白天就让我陪陪你好不好?”谭宗明带着哀求的语气。
  赵启平回抱住他,笑道:“我也订了晚上回国的机票,不过是八点多的。真不公平,又让我送你上飞机。”假装抱怨的嘟嘟嘴,让谭宗明又忍不住狠狠地亲了他一下。
  “那现在要不要直播接吻?”谭宗明轻笑。
  “哼!竟然敢取笑我!谭宗明,你找打!”真的握起拳头捶他胸口,怎奈谭宗明觉得像是挠挠痒,躲都懒得躲一下。
  “还直播呢?美不死他们!他们又不会给我打钱!”
  
  
  
  
  法国戴高乐机场。
  “回国之后,在家乖乖等我回去,你放心,美国那边已经差不多了,很快我就会回去。记得想我!”
  “谁要想你啊?回去我就得上班了。我们医生很忙的,没时间想你!”
  “是是是,我想你行了吧!”谭宗明无奈地笑,“看,我们又得分开旅行了。”
  赵启平执起他的手,柔声说:“只要我们的心在一起,分开旅行看的风景一样美好。”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