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十一)

  自从那次老友聚会之后,谭宗明就没闲下来过了。上海人都知道晟煊是谭宗明一手撑起来的,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持有的晟煊股份其实很少,所以他必须取得董事会大部分董事的支持,才能顺利当上董事长。事实上因为收购红星的成功,董事会大部分人还是向着他的,但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还有个从来不待见他的爷爷。谭老爷子最疼爱的人是他谭家长房长孙谭宗晞,而谭宗明在他眼里却是一个只会忤逆他的不肖子孙。
  现任晟煊董事长是谭宗明的三叔。七年前就是他力排众议让年仅28岁的谭宗明回国接任晟煊总裁,才让濒临倒闭的晟煊起死回生,才有了晟煊今日的辉煌。如今他已经六十多了,想功成身退。他当然知道谭宗明是最合适的董事长人选,但无奈的是他不止谭宗明这一个侄子!
  谭三叔想,自家有个偏心偏到太平洋的爹,有什么办法呢?谭家的孙辈现在有四个人,他自己的一双儿女明确表示不想掺和集团事务,现在只有他那英年早逝的大哥留下的独子谭宗晞让人头痛。谭宗晞继承了大哥的野心,却没遗传到大哥那过人的头脑。明明被老爷子宠成一个草包,却总想着掌控晟煊指点江山。他手上占着集团18%的股份,有8%是他爹留下的,另外的10%是老爷子给他的。而谭宗明只有7.8%,连谭宗晞的半数都不到。
  宗明这孩子是真的委屈啊!谭三叔心疼。七年前他回国的时候,手上只有他去世的母亲留给他的1.6%的股份。这些年他能一步步地拿到7.8%已经很不容易了。他那二哥,也就是谭宗明的父亲,手中倒是有8%的股份,只是以他那窝囊的性子,怕是老爷子一瞪眼,一个子儿都不敢给自己儿子。幸好这孩子有董事会大部分人的支持,胜算还是挺大的。他实在不放心把晟煊交到谭宗晞手里,但做为叔叔,他也不能偏向谭宗明,不然又让谭宗明落人话柄。
  
  
  
  刚结束一场饭局,谭宗明坐进车子,松了松领带,酒喝多了,胃有点难受。想着小赵医生还在家里等他,本来不舒服的胃似乎好了点。他闭上眼睛眯一会儿。
  不知过了多久,司机火星忽然叫他:“谭总,谭总,我们的车好像被人动过手脚!”
  谭宗明被惊醒,忙问:“怎么回事?”
  “刹车好像失灵了!明明车子前几天才送去保养过!”
  “你打算怎么办?车能停下来吗?”
  “可以的!”火星有十来年的驾龄,而且受过车辆突发状况这方面的专业培训,他已经打开了危险警报双闪灯,幸好车速并不快。“谭总您还是先报警吧,以防万一,真出了什么事,也好解释。”
  谭宗明没有选择报警,而是把电话打给了市公安局的李局长,让他想办法。谭宗明已经猜到是谁干的了,他没法声张,只能让李局长替他保密。李局长表示会替他安排好。
  刚结束和李局长的通话,一个电话打到了他的手机:“宗明,今天送给你的礼物还满意吗?”
  谭宗明冷冷地说:“谭宗晞,你可真是我的好大哥!这么多年,还是只会用这些阴险的招数,没有一丝长进!”
  谭宗晞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这只是开始而已!我们是一家人,没想要你的命,只要你把董事长的位子让给我,我保证晟煊CEO绝不换人。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咱们走着瞧!”
  没等谭宗明开口,电话就挂了。
  火星在谭宗明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将车换成手动模式,进行降挡制动,同时利用手刹将车慢慢减速,停在了路边。
  火星已经联系了公司的其他司机来接谭宗明。
  谭宗明揉揉太阳穴,有点烦躁,更加想念他的赵医生。手机又响了,是包奕凡。
  “谭总,安迪出事了!”
  
  
  
  
  谭宗明匆匆赶到附院。在骨科病房里,安迪躺在床上,左手臂已经包成粽子吊在胸前,脚踝也包扎了起来。包奕凡坐在病床边削苹果。
  “怎么弄成这个样子?”谭宗明舒了一口气。
  包奕凡说:“安迪的车被人别了,她下车察看,那辆车先退后一段然后又直接往安迪身上撞。安迪躲避不及摔倒,刚好旁边地面不平,手臂骨折了,脚也崴了,那车扬长而去。”
  谭宗明看了安迪一眼,若有所思,说:“小包总得罪什么人了吧?这明显是故意的!”
  “我?”包奕凡放下水果刀,指了一下自己,”我看是冲着你谭总来的吧!”
  安迪有点烦躁:“你们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下。”
  两人被赶出来,坐在走廊长椅上。
  谭宗明说:“我问过了,谭宗晞说不是他干的。他这个人虽然横,但他敢做敢当。”
  包奕凡沉默了片刻,忽然站起来,说:“那好,你帮我照顾安迪,我去调查。”
  “等等!”谭宗明叫住他,“如果遇到小赵医生,千万别告诉他!”
  包奕凡闻言又坐下了,问道:“我刚才忘了问,我正奇怪呢,安迪出车祸的地方明明离六院比较近,你偏要我舍近求远把她送到附院来,这是哪一出?”
  “你知道,晟煊董事会要换血了。我不能把启平扯进来。”
  “这么长时间,你那大哥难道不知道他的存在?”
  “他包括晟煊的好多人,一直以为我心系安迪,其他人都只是玩玩儿,这个我倒不担心。只要捱过这段时间,启平就安全了。”
  “我看啊,今天安迪这事儿肯定还跟你有关。不是谭宗晞还会有别人!你不方便出手,那就我来!”
  包奕凡走后,谭宗明看了看表,已经很晚了,赵启平可能已经睡了,随即打开手机,已经给赵启平发了一个微信:公司有点急事,不用等我!
  赵启平秒回:注意身体!😘
  谭宗明笑了:😘
  

悄咪咪的更新
致力于编造谭宗明悲惨童年的无良作者
  
  
  
 
  
  
  
  
  

评论(1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