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十二)

  赵启平这几天十分郁闷,他最近比较闲,但谭宗明却一直忙得脚不沾地,经常凌晨两三点才回来。赵启平下班之后无聊透顶,索性写起了以前搁置的论文,也忙到十一二点才睡。谭宗明回到家一直轻手轻脚,倒也没将赵启平完全吵醒,只迷迷糊糊说一句你回来了,然后翻个身又睡过去。
  他不知道的是,谭宗明根本没那么忙。为了不让谭宗晞怀疑到赵启平头上,谭宗明不得不每天晚上大摇大摆地开车去自己的公寓或者去酒店开房,然后等到夜深人静再换乘另一辆车回来。他如此大费周章,只是为了每天都能见到赵启平。他很庆幸谭宗晞一直住在北京,虽然身边一直有他的耳目,但到底没法对他的行踪掌握得一清二楚,所以赵启平相对来说还是安全的。
  谭宗明洗漱完慢慢躺下,把赵启平搂进怀里,亲亲他的额头,然后他才能睡个安稳觉。
  早上,赵启平先醒过来,揉揉眼睛,看到谭宗明眼周明显的黑眼圈,有点心疼。他伸手抚上他的脸颊,不料被他一把抓住,放在唇边亲了亲。
  赵启平柔声说:“再睡一会儿,我来准备早餐。”
  谭宗明闭着眼睛说:“可是我不想吃早餐,我想吃你!”话音未落,一个翻身压在赵启平身上,睁开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别闹!我得迟到了!”赵启平轻轻推他。
  谭宗明啄了一下他的嘴唇,又躺回去,十分欠揍地说:“那就麻烦夫人为我准备早餐了!”
  赵启平拿起枕头砸他脑袋。
  谭宗明起来的时候,赵启平已经收拾整齐准备出门了。睡眠不足的谭大总裁坐在餐桌前发愣,赵启平俯下身给他一个临别吻。这个样子的谭宗明不常见,赵启平心里直呼:太可爱了!他管不住自己的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谭宗明忍无可忍,一把把他拽进怀里,亲个够本儿。
  
  
  
  
  赵启平很伤心,非常伤心。远在法国的陈亦度告诉他,李熏然受伤住院了,而他在国内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李熏然宁愿告诉在国外的陈亦度,也不告诉他!
  陈亦度冷冰冰地抛过一句:“他会主动告诉别人他受伤了吗?显然是你对他关心不够!”
  好吧,赵启平接受批评。打通李熏然手机,确认他受了伤,住在附院骨科,赵启平决定趁闲暇时间去探望慰问一下。当然不能空手去,他去买了一只老母鸡炖了汤。装保温桶的时候,他忽然想到,这么大一锅,李熏然肯定喝不完,不如装一点送给谭宗明,他最近挺辛苦的。
  当赵启平拎着一个保温桶走进晟煊大楼,前台的姑娘把他当成外卖小哥,眼底冒心心,今天这外卖小哥也太帅了吧!
  听前台姑娘说谭总不在,赵启平也不在意,只托前台转交,他还得赶去医院看李熏然呢!
  到达附院住院部骨科,赵启平一下子就找到了李熏然所说的单人病房。这个角落里有好几间单人病房,很安静。已经中午了,正好喝这鸡汤,李熏然应该会很感激他吧!想到这里,他心里有点小得意。他毫不犹豫地推开门进去,下一刻他恨不得立刻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叫你不敲门!他硬着头皮苦笑:“师兄,好巧啊!”
  没错,他的凌扒皮师兄此刻正坐在李熏然的病床边,而李熏然正捧着一只碗津津有味的吃,好像也是什么炖汤。床头柜上有一个保温桶,应该是凌远带来的。
  李熏然很吃惊:“你和远哥认识啊?”
  哎呦,还远哥呢!赵启平翻白眼。
  凌远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儿,自顾自地从李熏然手里接过空碗,从保温桶里又盛了一些汤,递给李熏然。李熏然笑眯眯地接过,对赵启平眨眨眼。
  啧!没眼看!等等!他们什么时候搅和在一起了?
  赵启平也没脸怪李熏然不告诉他,他也没有告诉李熏然他和谭宗明的事。可是,现在该走还是该留啊?
  见李熏然吃得差不多了,凌远抽出一张纸巾替李熏然擦了擦嘴角。
  李熏然好奇赵启平带了什么给他,赵启平连忙说是鸡汤,李熏然竟然嫌弃了:“怎么又是鸡汤?我妈三天两头炖给我喝,都喝腻了!”
  赵启平不服:“那你刚才喝的是什么?”
  “远哥给我炖的牛肉汤,可好喝了!”
  凌远抿嘴一笑。
  赵启平觉得自己像个傻冒,转身想走,但犹豫了一下,又转过身气乎乎地放下保温桶,拿起挂在床尾的CR片子对着光看了看,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又气乎乎地提着保温桶匆匆走了。以至于凌远想叫住他,他都没听到。
  哼,好你个李熏然,竟然敢嫌弃,我留着自己喝还不成吗?
  
  
  
  
  
  
  
  “来来来,别看电脑了,先吃饭……”
  赵启平想,自己可能气过头了,竟然出现幻听了,他竟然在附院听到了谭宗明的声音。他停下脚步,晃晃脑袋,谭宗明的声音依然往自己的耳朵里钻。
  “你不用着急,骨折一时半会儿肯定好不了,安心休养,公司不是还有我吗?”
  ……
  “出这么大的事儿,你真不打算告诉赵医生?”
  咦,这好像是安迪的声音!赵医生?是说我吗?什么事儿需要瞒着我?赵启平慢慢靠近传出说话声的病房,房门是敞开着的,但靠门边上是卫生间,挡住了视线,只能看到床尾,根本看不到人。
  安迪苦笑:“以前有什么事你总是帮助我安慰我,现在轮到你头上,我却什么也帮不上忙。你们谭家的豪门恩怨比包子家厉害多了。”
  “只不过一个位子罢了,其实我根本不在乎谁来当晟煊的董事长,只不过不想这么多年的心血拱手让人,尤其是谭宗晞这样无耻又无能的小人。”谭宗明说得云淡风轻。
  赵启平暗忖:晟煊最近是出了什么事吗?为什么宗明都不愿意告诉他?
  他又不能贸然进去问他,正进退两难,安迪的声音又传来:“听包子说你前两天又差点儿出事,幸好市局的小李警官路过,是怎么回事啊?”
  赵启平心一紧。谭宗明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
  “只是去附近喝杯咖啡,被小混混缠上了。不用说也知道是我那好大哥。只是连累了李局长的儿子受了伤!唉!”
  赵启平忽然觉得腿有点发软。能让熏然受伤,绝不是普通混混,或者说小混混人数不少。
  “启平!”
  赵启平正想得出神,凌远突然叫他,吓他一跳,手里的保温桶应声掉到地上。
  谭宗明闻声走出来,一脸惊慌。他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知道赵启平听到了多少他和安迪说的话。
  赵启平不知所措。
  “对不起,谭总!我不是故意偷听你说话,我只是碰巧路过……”
  “启平,你别这样,你听我给你解释。”谭宗明伸手去揽他的肩,被赵启平轻轻躲开。
  “你不用解释,既然谭总认为我不该知道,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赵启平弯腰捡起滚到墙角的保温桶,转身想离开。
  凌远拦住他:“启平,宗明他有苦衷的!”
  赵启平冷笑:“你可真是我的好师兄!”
  谭宗明上前一把抱住他,哀求道:“启平,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赵启平一动不动任由他抱着,一声不吭。谭宗明的心渐渐沉到谷底,就在他差点绝望地放开他时,赵启平终于开了口:“好!今天晚上我等你!”
  
  
  
  
  
  
  
  
  
  
  
  
  这个剧情和我一开始设想的根本不一样啊啊啊!终究狠不下心来虐他们!可是不虐他们就得虐自己了!一个地方改变了,后面设定的内容全作废了😭
  
  
  

评论(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