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十四)

        北京西山某别墅。
  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白发苍苍地耄耋老人在花园里散步,旁边还陪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花甲老人。
  轮椅上的老人眯了眯眼,问道:“宗晞呀,听说宗明昨晚回北京了?”
  谭宗晞连忙答应:“是的,爷爷。宗明今天一早就从住的酒店直接去了墓园,应该是看二婶婶去了。”
  “从小就不知道长幼尊卑!长年不回家也就算了,回来也不先来给我这个老头子问个好!”谭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睛。
  旁边的花甲老人突然开口:“爸,宗明从小和他母亲亲近,更何况他母亲都走了这么多年了,他定是十分想念她的。您何必计较这些。”
  “都是你教出的好儿子!”
  花甲老人不再吭声。
  谭宗晞笑道:“爷爷,宗明昨天打电话跟我说,他决定放弃董事长之位。”
  “哦?他也会打退堂鼓?我看他是知道争不过你,所以提前退出,免得丢脸。”
  谭宗晞尴尬地笑笑。
  花甲老人想说点什么,又不知该怎么说。懦弱惯了,想维护一下自己的儿子都没那个勇气。
  
  
  
  
  
  
  
  谭宗明下车走进一幢漂亮的欧式别墅。主屋里跑出一对四五岁的双胞胎,欢呼着冲向谭宗明,谭宗明赶紧蹲下来接住两个小不点。
  “小瑾小瑜,有没有想二叔叔?”谭宗明一手一个,把他们抱起来。
  双胞胎异口同声:“想!”
  “那和叔叔一起去上海玩,好不好?”
  一个衣着华贵举止优雅的女子走近叔侄三人,笑道:“小瑾小瑜快下来,二叔叔累了!”
  谭宗明也笑道:“没关系的,大嫂。好久没见,我还挺想这两个小家伙。”
  “别叫我大嫂了,我和谭宗晞离婚都多久了。”女子说这话时没有什么不开心,反而眼睛亮亮的。
  “舒敏姐姐!”谭宗明从善如流,两人相视一笑。
  “我就比你大几个月!”
  “大一天也是大,也得叫姐姐!”
  “就你贫!”
  双胞胎被保姆带去花园里玩,谭宗明和舒敏坐在客厅喝茶。
  舒敏开口道:“说吧,找我什么事儿?”
  谭宗明不慌不忙喝了一口茶,笑道:“我想请姐姐出任晟煊董事长!”
  舒敏微微惊讶,随即笑道:“你和谭宗晞之间的恩怨,和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我先问你,你和大哥是为了什么离婚的?”
  “那还用说,他在外面养女人也就算了,还和那女人生了个孩子,我咽不下这口气!”
  “对呀,难道你现在就能忍得了?大哥现在就等着坐上董事长的位子,然后娶那女人过门。你该知道,只要大哥在,晟煊就不会有我说话的份儿。到时候晟煊由他一手遮天,晟煊的资产他肯定会留给那个女人生的孩子。而你和他离婚的时候,闹得满城风雨,让他颜面扫地,你觉得他还会把财产分给小瑾小瑜吗?”
  舒敏沉默了半天,忽然开口:“那你为什么要放弃董事长的位子?”
  “因为——我有了软肋!”
  “哦?”舒敏眼神一黯,脸上却带着笑,“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让你动了凡心?”
  谭宗明笑着摇摇头,目光温柔而缱绻,说:“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什么千金。”
  舒敏有些吃味,连忙转移话题:“你都没把握竞选董事长,我又哪里来的底气?”
  “姐姐别谦虚,我知道你和大哥结婚时,老爷子给了你晟煊10%的股份,小瑾小瑜名下各有1%,再加上我以及大部分股东在背后支持你,姐姐稳赢!”
  舒敏有些动心,但她还有些防备:“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利用我对付谭宗晞,然后再来对付我?”
  “姐,你可以放心,将来某一天我不在了,我在晟煊的股份都会留给小瑾小瑜。”
  舒敏一脸震惊:“为什么?”
  谭宗明平静的说:“因为我这一生都不会有孩子。”
  “什…什么?”舒敏一时没反应过来。
  谭宗明掏出手机,指着锁屏上赵启平的照片说:“姐,这是我的爱人。我会和他共度一生,所以我不会有自己的孩子。”
  “他是……他是……”
  舒敏还未从一连串的震惊中反应过来,谭宗明又说:“姐,我28岁开始执掌晟煊,可以说晟煊是我一手撑起来的,说没感情是假的。任何人都可以做晟煊的董事长,但谭宗晞不行。他一旦坐上那个位子,是不可能容忍我继续担任CEO的。我不想我一手打下的江山,毁在他手上,他没有那个能力!”
  舒敏突然握住了谭宗明的手,说:“宗明,你放心,我会尽全力帮你!”
  谭宗明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回来,站起来说:“那就谢谢姐姐!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那咱们上海见?”
  舒敏一笑:“好,上海见!”
  把谭宗明送到门口,舒敏忽然轻声说:“当年谭舒两家联姻,我以为我要嫁的人是你。”
  谭宗明一愣,旋即笑道:“姐姐别开玩笑,当年我一直在美国,姐姐又没见过我,也许我是丑八怪呢?”
  舒敏没接话,只目送他离开。
  你怎么知道我没见过你,只不过你不记得罢了。
  
  
  
  
  
  
  
  赵启平正准备离开诊室下班,在门口被一个女人堵上了。定睛一看,哟,这狰狞的面目,来者不善啊。赵启平琢磨着可能是哪个患者家属找上门闹事来了。
  女人突然开口:“赵医生是吧?你好,我是谭宗明的未婚妻,我叫林葭。”
  未婚妻?有点意思!赵启平眉毛一挑,说:“哦,林小姐,请问找我有何贵干?”
  林葭故作优雅,轻声细语:“我只是想提醒赵医生,请你离我们宗明远一点!”
  “哦,林小姐说完了吗?说完了我下班了!”赵启平自顾自地离开了。
  林葭气得直跺脚。
  说没有影响心情是假的。虽然谭宗明之前给他打过预防针,但突然有个女人地出现在面前,还自称是爱人的未婚妻,赵启平心里还是憋得慌。他无法光明正大地反驳,只能一笑而过。谭宗明不在,下班之后他竟然无处可去。他不想回家,家里到处都是谭宗明的气息,却又空荡荡的。他决定去附院看望安迪和李熏然。
  
  
  
  
  
  
  
  
  
  
  
  
  
  
  
  
  这几天勤奋得连自己都感动了!快夸我!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