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琥珀(中)

  满天乌云让青天白日变成了将黑未黑的傍晚。天空中电闪雷鸣,一阵接着一阵,煞是吓人。狂风卷着暴雨疯狂地砸下来,空气中瞬间弥漫着一股泥土的腥味。
  谭宗明不顾老马劝阻,执意要走。老马无奈,只好找出一把伞塞给他。
  谭宗明心里乱糟糟的,开着车像一只无头苍蝇乱窜,等回过神来,不知不觉已经把车开出了城。何秘书还没有回复他,他心想,既然已经知道他在上海,也不急于一时,索性回佘山老宅。
  雨越来越大,雷声也越来越响。车子驶向山道,山道没有城区道路宽阔,谭宗明放慢了车速。雨刮器在拼命工作,然而能见度还是很低。幸好一路上并没有什么车。
  忽然前方出现一辆车在打着双闪,谭宗明看了好一会儿,发现那辆车竟然是没动,一直停在那里。他打算在旁边绕过去。方向盘一打,和那车擦身而过。
  橙色?谭宗明眸光一闪。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但他还是靠边停下了车。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他决定下车看看。撑起伞下车,发现这伞真起不到什么作用,风大雨疾,一身昂贵的高定瞬间遭殃。索性扔掉了手中被吹翻的雨伞,他施起了避水咒。咒术迅速在他周围形成一道结界,把雨水隔在结界之外。避水咒十分耗费灵力,平时能不用则不用,但现在他也管不了这许多了。
  透出雨幕,谭宗明心跳忽然加速,他看到这辆车是DS,更重要的是车牌号是沪Q-M1121!
  启平!他在监控里亲眼看到赵启平上了这辆车!他还是原来的模样,丝毫没变!
  谭宗明心潮澎湃,走向DS的驾驶室,透过玻璃往车里看。
  车内空无一人!
  心情瞬间从高空跌到谷底!启平?他去了哪里?他为什么把车扔在这里?
  忽然想起什么,从脖子里掏出琥珀,琥珀没有反应。四处看了看,道路两旁是树林,下这么大雨,启平会去哪里?
  天空一道霹雳疾闪而下,落入右边的密林中。
  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这次雷雨大风,渡劫的不会就是他吧?这么想着,内心一阵恐惧。他发了疯一般跌跌撞撞地冲进树林里。启平,你千万不要有事!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站在云端,在一众小神的簇拥下俯视着下界。
  “海鳄族触犯天条,吞食凡人,其罪当诛!赵启平,你身为女娲娘娘座下灵狐一族,本有大好的前程,位列仙班指日可待。何必为了区区鳄鱼,阻挠本尊执法,违抗天帝旨意,你可知后果?”
  赵启平跪拜在地:“禀天尊,小妖再大胆也不敢阻碍天尊执法。只是,海鳄族触犯天条的并非全族,为何殃及无辜?别人我不知道,但谭宗明与小妖结伴游历人间百余年,从未害人,反而时时不忘积德行善,锄强扶弱,为何天帝不能网开一面?求天尊慈悲,望天尊转达天听,饶谭宗明一命!”
  谭宗明伏在父母双亲被打回原形的尸体上失声痛哭,族人要么死亡,要么直接灰飞烟灭。他心灰意冷。
  普化天尊沉吟片刻,说:“你说的也有道理。本尊差人去问问。”
  “谢天尊!”
  谭宗明忽然幽幽地说:“启平,不要再为我白费力气了!父母双亲和族人俱已不在,我现在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我只恨自己回来晚了,竟没能陪他们共赴黄泉。就让我被雷劈死吧,死了就可以去找他们了。”
  “不!”赵启平连连摇头,“宗明,你不要这样,你听我说,你还有我!你说过,你会永远陪着我的,你不能扔下我一个人!”
  泪水无声滑落。
  谭宗明忽然笑了,挪到赵启平身边,用拇指抹去赵启平眼角的泪,温柔的说:“启平,对不起,我可能要食言了。海鳄族已经没了,我又怎么独活于世?”
  赵启平只摇头不语,更多的眼泪溢出眼眶。
  “忘了我,回青丘好好生活!”
  “不,我办不到!”
  普化天尊突然发话:“好了,天帝已经说了,发出的旨意断不能更改。但念及谭宗明功德深厚,特恩准其承受六九五十四道天雷,能不能活下去全凭自己的造化!”
  赵启平顿时呆若木鸡。六九五十四道天雷,怎么扛得住?
  谭宗明冷笑:“启平,你都听见了,天帝是不灭我全族不会罢休的。答应我,现在就离开好吗?我不想死在你面前……”
  “不,我不会让你死!”赵启平站起来,“我帮你扛!”
  骇人的雷电根本不等人,直奔地面而来。谭宗明迅速撑起一道结界,堪堪挡住第一波天雷,结界瞬间支离破碎。他虽抱必死之心,但他不能让赵启平陪他死。他站起来,集中灵力重新设起结界。
  赵启平靠上他的后背,把自己的灵力注入结界,吼道:“谭宗明,我不会让你死!”
  谭宗明苦笑:“你在这里,我想死也不成啊!”
  除非看到你安然无恙,否则我怎么敢死?
  扛住几道天雷之后,两人都有些疲惫。谭宗明的双手已经有鳞片若隐若现,赵启平索性露出了狐尾。
  雷电强度越来越大,谭宗明终于支撑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赵启平听到动静,心里着急,将灵力提升一层,一边撑着结界,一边将灵力注入谭宗明体内。
  赵启平自身灵力极速流失,修为也在消退,他没注意,他的狐尾已经消失了一条。
  谭宗明越来越撑不住,他的道行本来就浅,上次渡劫就差点被打回原形,幸好遇到赵启平。这次如果不是念着赵启平,可能扛不过二十道天雷。赵启平强忍不适,又将灵力提升一层。
  狐尾一条接一条地消失,只剩四尾。
  还有二十四道!赵启平心里默默念着。谭宗明的道行没他高,早已经体力透支,赵启平一记手刀将他敲晕了。
  宗明,为了我,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这是他在谭宗明的灵识里留下的唯一一句话。
  谭宗明醒来的时候,天地已归于平静,但赵启平不见了!
  谭宗明发疯似的到处寻找。他脖子上的琥珀吊坠再也没亮过。
  离开辰山之后的某一天,赵启平突然就把那块属于谭宗明的那块蓝色琥珀给他了。谭宗明仔细一看,琥珀亮晶晶的,哟,终于舍得咬手指了。
  赵启平咬牙切齿:“你给我好好带着,别丢了!不然饶不了你!”
  “小人遵命!”谭宗明心情好,乐于和他耍嘴皮子。
  启平,琥珀没有丢,我把你弄丢了。
  他北上青丘,狐族将他拒之门外,并明确告诉他,赵启平没有回青丘。他又去了辰山,虎妖大王也表示没见过赵启平。他走遍神州大地,拜访各地妖族,都没有赵启平一丝一毫的消息。
  启平,你到底去了哪里?
  曾经也想过赵启平是不是已经魂飞魄散,但也只是想想,拒绝承认!
  
  
  
  
  
  
  
  赵启平很想骂人。好好的公园不知道被谁设了结界,害他使不出灵力,渡个劫竟然还要跑到佘山来。
  哎,他都一千八百岁了,竟然只有五条尾巴,太丢人了!他恐怕是全世界最没天赋的狐狸了!也不知道一千岁以前他是怎么过来的,完全没印象。师父说他调皮摔坏了脑子。也对,连带着修为也止步不前。希望这次天劫能平安渡过,可以长出第六条尾巴。
  天雷滚滚,赵启平倒吸一口凉气,拜托拜托,上神下手轻点儿。他浑身已经湿透,冷得牙齿打颤。集中灵力,打出结界,他竟然还有力气高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天上的雷公电母和负责下雨的龙王不禁相视摇头,这个臭小子,还傲!要不是你师父医神给我们打招呼求情,一定给你点儿厉害瞧瞧!
  挨过半个多小时的雷劫,电闪雷鸣减弱,雨势也渐渐变小,赵启平也快精疲力尽了。
  终于扛过去了!不管了,我先歇歇!赵启平崩紧的神经一松,不管不顾地向后倒去。失去意识之前,仿佛听见有人撕心裂肺地喊他的名字……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