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十五)

        到了附院,赵启平才知道李熏然已经出院了。也是,他本来伤得不太严重,轻微骨裂,本来处理一下,根本不用住院。他上次只顾着跟李熏然生气,倒没想到这个。听小护士说因为凌院长强行将他扣在医院里的,因为凌院长工作忙,李警官如果在家休养,自己兼顾不上,住院可以就近照顾。
  赵启平不禁对凌远嗤之以鼻,李熏然又不是没有父母。将本来是要送给李熏然的水果扔给附院骨科护士站的护士,他潇洒地走向安迪的病房。门是开的,他在门上敲了敲。听到安迪说“请进“,这才迈开大长腿进去。
  赵启平进去才发现病房还有别人,一个中年男人坐在病床边,略带喜感的胖脸,神情却很严肃。男人和安迪似乎正在讨论着什么,文件资料什么的铺了满床。
  “嗨,赵医生!”安迪抬头跟他打招呼。
  中年男人闻声也抬起头,站起来伸出手,说:“赵医生,幸会!经常听老谭提到你,我是老谭的朋友,我姓严。”
  “呃,你好,严先生!”赵启平有些错愕,“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没事,我和老严已经讨论得差不多了。”安迪单手把资料收拢好,“老严,棠燊影视的资本运作肯定有问题,你告诉老谭,让他心里有个数。”
  “好,我知道。那,我先走了。”
  老严对赵启平微微颔首,拿着资料出去了。
  赵启平陪着安迪聊了一会儿,包奕凡来给安迪送饭,赵启平找个理由就走了。
  赵启平出了电梯门,竟然发现老严站在电梯口。
  “严先生?您是什么东西忘了拿吗?”
  老严温和地说:“不是,赵医生,我是在等你。”
  “等我?”赵启平不相信地指指自己。
  “是的,我想和你聊聊。”
  “严先生想和我聊什么?”
  “关于谭宗明!”
  
  
  
  
  
  
  
  
  赵启平和老严在附院旁边的西餐厅落座,赵启平点了一份意面和一杯果汁,而老严只要了杯苏打水,他说他正在减肥。
  赵启平吃了几口面,漫不经心地开口:“严先生找我是谭宗明所托?”
  “啊?哦不不不,不是。”老严连忙摆手,“你和宗明之间的关系我都清楚,我只是想,有些事情宗明可能不会特意去告诉你,但这些事情我觉得你应该想知道。”
  “比如?”
  “比如林葭,比如谭家其他人。”
  赵启平默默地吃面。
  “林葭是某个公司黎姓老板的私生女,黎老板虽然认她,但他家里人却不认。在一次宴会上,林葭对宗明一见钟情,宗明当然对她没什么印象。没成想,黎老板也想拉近和晟煊的关系,竟设计宗明和林葭睡在酒店的同一个房间里。林葭表面上声称是误会,什么也没发生,不用宗明负责,实际上却是想让舆论对他施压。那时候,宗明才回国不久,晟煊的生意也刚刚略有起色,他选择了妥协。”
  “后来呢?”
  “后来,安迪在美国出了点麻烦,宗明担心她,在准备和林葭订婚的前几天赶去了美国,这婚事就吹了。”
  赵启平不屑道:“千方百计要绑定他,这么点儿小事就吹了?”
  老严向他竖起大拇指:“当然没这么简单。她也知道黎家不待见她,而宗明心里也没有她,她不能不为以后打算,所以她很快傍上一个老外,然后去了国外。据我所知,那老外已经甩了她,所以她现在又回来了。一回来就把安迪给撞了!”
  赵启平正在喝果汁,差点噎到。
  “什么什么?安迪是她撞的?这女人心思这么狠毒?”
  “还有,你和宗明在医院的那张照片也是她拍的。”
  老严满意地看着赵启平再次瞪大眼睛。
  “难怪她今天去向我示威呢!”
  老严眼一冷:“她竟然去找你了?”
  “嗯。”赵启平奇怪地看了老严一眼,“不过我没理她。有什么问题吗?”
  “哦,没什么,不理她就对了。”老严笑笑。
  蠢女人,碰了谭宗明的底线,自求多福吧!
  “现在我跟你讲讲宗明的堂哥谭宗晞……”
  
  
  
  
  
  
  
  谭宗明坐在回酒店的车上苦笑,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在幻想老头子会对他改观。哪怕他主动放弃董事长之位,依然对他冷嘲热讽;即使他因着背地里的计划,千方百计想讨好他一下,他也是爱理不理。不过,经过这几天在谭家的虚与委蛇,他大概也摸清了一些状况。谭老爷子对他找过舒敏这事丝毫没有怀疑,以为他只是去看侄儿;谭宗晞似乎还不知道赵启平的存在,不过知道了也没关系,他自有对付他的办法。谭宗晞为讨好他那出身嫩模的情人而开的棠燊影视公司,也该退出历史舞台了!跟晟煊没有丝毫关系的公司,他可不会心疼,又不是他的钱!
  还有一个林葭!谭宗明露出少有的厌恶表情。竟然敢背着他去找赵启平!本来当她是跳梁小丑,不予理会,没想到竟然敢去赵启平面前挑衅,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刚进酒店房间,来不及脱掉西装外套,外面响起敲门声。谭宗明以为是酒店工作人员,漫不经心地打开房门,映入眼帘地却是日思夜想的笑脸。他以为自己在做梦。揉揉眼睛再看,还是他!
  一把拽进房间,用脚带上门,迫不及待地吻上他的唇。
  “宝贝儿,你怎么来了?”谭宗明一脸惊喜。
  赵启平扬扬眉毛:“想来就来喽!”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我问了你的秘书,然后她帮我订了你隔壁的房间。好了,已经见到了,我回房间了。”抬脚就准备往外走。
  谭宗明把他拽回来,对他的耳朵吹气:“来了还想走?”
  恶趣味地欣赏他的脸红成熟透的苹果。
  “好了,不逗你了!你一定累了吧,好好休息!”
  谭宗明转身脱下西装外套,挂上衣架。
  赵启平忽然走到他旁边,推了他一下,脚下一趔趄,倒在沙发上。
  “谭宗明!”赵启平扑上前,咬牙切齿地揪住他的衣领,“我千里迢迢地跑来,你不该好好伺候我吗?”
  不等谭宗明反应过来,他双手一扯,将谭宗明的衬衫一把撕了。忽然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没掌握好力道,扯烂了。不过,谁叫你穿个西装勾引我呢!”
  谭宗明错愕,这倒成了他的错了?眯眯眼睛,小妖精,这可是你自找的!




@飘摇在空中 你要的更新!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