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十六)

 


        谭宗明是被太阳给晒醒的。他迷迷糊糊地伸手摸摸旁边,一片冰凉。嗯?小妖精什么时候溜走的?还把窗帘给拉开了!抬手遮挡刺眼的阳光,恨恨地想,看来昨晚努力地不够啊!爬起来就看见床头柜上一张便笺:餐厅见!还画了一颗心。
  谭宗明眉开眼笑。
  到达餐厅,谭宗明环顾四周,没看见赵启平。他只好先找个显眼的地方坐下来。
  “谭总?”谭宗明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回过头,只见赵启平一脸惊喜:“还真是谭总啊!哎呀好巧!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这叫什么,‘他乡遇故知’?”
  谭宗明愣了一秒,反应过来,配合他演戏:“原来是赵医生。还真是巧!赵医生到北京是……”
  “休了两天假,老同学邀我到北京玩玩儿。”
  “那去逛过什么地方了吗?”
  “昨天刚到的。唉,刚打电话说上了急诊手术台下不来了,今天只能我一个人瞎逛了。”
  “北京我比较熟悉,赵医生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陪你逛逛。”
  “这……这怎么好麻烦谭总……”
  “不麻烦不麻烦。”
  
  
  
  
  
  
  
  
  两人还真的逛了大半天北京城。谭宗明很开心,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陪着他的赵医生四处游玩。
  一个无人的角落,他把他拥在怀里,细细吻着。
  “接下来想去哪里?”
  “去你家吧!听老严说,你们家老爷子腿脚不好?”
  “老严?他还跟你说什么了?”谭宗明有些激动。
  赵启平伸手想抚平他皱起的眉头。
  “他告诉我,你小的时候谭宗晞曾经故意在你面前摔死了他养的一只小猫,就因为你喜欢那只小猫。从此你再也不敢亲近小猫小狗之类的小动物。”
  谭宗明浑身一僵,握紧了拳头。
  赵启平心疼地抱住谭宗明。
  以前他每次在小区里逗弄那些流浪猫,谭宗明都躲得远远的。他一直以为谭宗明不喜欢猫猫狗狗,却没想到,这是他童年的阴影。
  “我会替你报仇!”赵启平义愤填膺。
  谭宗明本来沉浸在负面的情绪里,却被他这句话逗得笑出声来。
  “哦?赵医生打算怎么替我报仇啊?”
  “哼哼,不告诉你!”赵启平晃晃手指头。
  谭宗明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宠溺地说:“连我也瞒着?”
  “就不告诉你!”
  ”那我拭目以待?”
  “快走吧!上你家吃晚饭……”
  “嘿,还真不客气啊?”
  “客气干嘛?你们谭家除了你,没一个好东西!”
  “哦?你又知道了?”
  赵启平把头埋进他的胸口。
  “老严说,你父亲懦弱无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谭宗晞欺负却不敢在你爷爷面前为你说一句话。因为谭宗晞嫉妒你学习成绩比他好,你十三岁就被送去了美国。十七岁考上哥伦比亚大学,你爷爷没有一句夸奖。二十五岁获得商学院金融和数学双硕士学位,依旧被认为理所当然。而谭宗晞混了好几年,才从国内三流大学毕业,却被奖励去美国旅游。在美国,他发现你喜欢安迪,于是调查安迪,并威胁你,如果你不放弃安迪,就把安迪有精神问题的事公布于众,使你不得不和安迪保持距离。”
  谭宗明面色如常,但剧烈的心跳已经出卖了他。他不安起来,他的过去被赵启平一点一点地铺开,又血淋淋地呈现在他面前。他别扭地偏过头,看向别处。
  赵启平知道这样说出来对谭宗明有点残忍,但他觉得,这些都是谭宗明的心结,他必须帮他解开。
  “从今以后,没人在乎你,没关系,我会宠着你!”赵启平听见自己说,“你还有我!”
  谭宗明觉得此时此刻,除了吻他,没什么能表达他的心情了。
  
  
  
  
  
  
  谭家别墅里,谭宗明向谭家人介绍赵启平,说是在酒店偶遇的医生朋友,陪着逛了逛。赵医生听说老爷子腿脚不方便,自告奋勇来帮忙看看。
  专业的赵医生利用专业的知识把谭家老爷子唬得一愣一愣,专业的按摩手法把老爷子哄得服服帖帖,他的幽默风趣又把老爷子逗得眉开眼笑。
  谭老爷子难得地给了谭宗明一点好脸色:“你这个医生朋友不错,值得一交!”
  谭宗明点头称是,暗地里向赵启平伸出大拇指。赵启平把夸赞照单全收。
  谭老爷子吩咐谭宗晞好好款待赵启平。
  谭老爷子有营养师制订的食谱,他通常都是单独吃的,谭宗明的父亲会陪他用餐,所以晚饭实际上只有谭宗晞、谭宗明和赵启平三个人。
  因着赵启平很受谭老爷子看重,谭宗晞有意结交,最好能挤掉谭宗明。
  “来来来,赵医生,这是上好的大闸蟹,尝尝!”
  “谢谢谭先生的款待。”
  赵启平也不客气,夹起螃蟹就吃上了。吃了半晌,忽然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谭先生,你知道这大闸蟹是吃什么长大的吗?”
  谭家晞正吃得起劲,随口一说:“我又不养蟹,哪知道吃什么长大的啊?”
  “我听说是吃一些动物的尸体和泥里的腐殖质呢!”赵启平依旧风轻云淡的语气。
  谭宗晞突然变了脸色,嘴里还有一点蟹肉,吃也不是,吐也不是。
  赵启平再接再砺:“谭总,这道菜是什么?”
  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的谭宗明突然被点名,连忙看了看,说:“这应该是象拔蚌刺身。”
  赵启平一副很吃惊的表情:“象拔蚌?就是那个水管长得像男人的小丁丁的那个东西?”
  谭宗明勉为其难地点点头。
  “这种感觉有点微妙啊!想象一下,把小丁丁切成一片一片,然后蘸料吃下去。咦!好重口!”
  谭宗晞终于忍不住,跑向卫生间。
  赵启平得意地笑。
  
  
  
  
  
  
  回到酒店,谭宗明忍不住把赵启平扑倒在床上。
  “真调皮!”谭宗明头抵住赵启平的额头蹭了蹭,一脸宠溺。
  “我是为了谁呀?今天只是小试牛刀,下次有机会再来票大的!”赵启平不以为然。
  “还有下次?”
  “当然!说了会为你报仇的嘛!”
  谭宗明忽然定定地看着他,直看得他脸红起来。
  “赵启平,你真让我不知道怎么……”谭宗明红了眼眶,“我该怎样爱你才够?”
  “以身相许吧。”赵启平笑眯了眼。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