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十八)(完结)

  老严没想到赵启平竟然有主动来找他的一天。
  “严先生,你能把关于棠燊的资料复印一份给我吗?”
  “可以。”老严很干脆。
  赵启平满脸不可思议:“你都不问我拿来干什么吗?”
  老严摇摇头:“不必。我只要知道你不会害他就行了。”
  “对棠燊,他准备怎么做?”
  “应该让它消失吧。”
  “就这样?”
  “嗯?还想怎样?”
  “太便宜谭宗晞了!”赵启平愤愤不平。
  老严意味深长地笑了。
  “赵医生难道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保密!”
  “哦?拭目以待!”
  
  
  
  
  
  
  
  
  
  晟煊的董事会如期举行会议。谭宗明和谭宗晞分别坐在谭董事长的左右侧第一席,其他董事依次分坐两边。
  会议刚开始,谭宗明就站起来说了,他退出董事长的竞选。各位董事议论纷纷。谭宗晞得意洋洋,认为自己董事长的位子已经板上钉钉。
  突然有人推开会议室的门。
  “召开董事会怎么也没人通知我呀?”舒敏踩着高跟鞋出现在会议室门口,“难道我已经不是晟煊的董事了?”
  谭宗晞瞪着舒敏,眼珠都快冒出来了。
  “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舒敏看都不看他一眼,只微笑着慢慢踱进来。
  众董事面面相觑,不知道舒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以前不知道开过多少次董事会,从没听说她要参加。
  谭宗明示意何秘书,何秘书连忙把舒敏请过来。谭宗明站起来,让舒敏坐在他的位置,而他自己朝旁边挪了一个座位,坐舒敏下一席。
  舒敏缓缓开口:“请问董事长,舒敏有没有竞选董事长的资格?”
  谭三叔看向谭宗明,谭宗明微微颔首。
  “当然。”谭三叔笑道:“只要是晟煊的董事都有资格。”
  前提是要有这个实力。
  舒敏当然有这个实力,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
  谭宗晞气得想跳脚,但碍于教养,不好当众发作。他扯了扯领带,咧着嘴喘气。原以为谭宗明退出,他势在必得,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舒敏。他扫了一眼全场,董事们全在窃窃私语,谭宗明竟然在怡然自得地喝茶。他忽然明白过来,舒敏一定是谭宗明找来的!
  “谭宗明!你耍我!”谭宗晞忽然站起来,砸了一个茶杯。
  “大哥,这话从何说起呀?”谭宗明丝毫不为所动,一脸云淡风轻。
  “你!”谭宗晞忽然又说不出来了。知道是一回事,但说出来谁会信?虽然他和舒敏已经离婚,但舒敏还是他两个孩子的母亲。话说回来,就算有人信又如何?有谭宗明在,支持谭宗明的董事一定也会支持舒敏,他就毫无胜算了。
  “好了,所有董事都到齐了吧?”谭董事长适时发话,“那现在就投票选出下一任董事长吧。”
  不出所料,谭宗明率先把票投给了舒敏,那些支持他的董事自然纷纷附和。舒敏以绝对的优势赢了谭宗晞。
  谭三叔很快地和舒敏办了交接,并高兴地说:“以后晟煊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舒敏连忙谦虚道:“还得三叔从旁多提点!”
  “我老头子也没什么可提点的了,你们就放心大胆地去折腾。我相信,有宗明在,晟煊垮不了!哈哈哈哈哈哈!”说完就昂首阔步地走出了会议室。
  舒敏宣布晟煊的一切人事业务不会变动,谭宗明将继续担任晟煊CEO兼总裁。
  谭宗明依旧悠哉悠哉地喝着茶,仿佛一切都事不关己。
  谭宗晞颓然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董事会议开完了,董事们陆续离开会议室。谭宗晞也垂头丧气地走了。毕竟也是世家子弟,当众撒泼的事他也做不出来。
  舒敏开始向谭宗明发难:“你倒是成了好人,恶人恶事全让我做了!”
  “姐姐,您现在可是董事长!”
  “晚上陪我吃饭!”
  “当然!我已经安排了晚宴,祝贺姐姐荣任董事长!”
  “你这人!”舒敏用手指了指他,又放下,“算了,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
  谭宗明当然懂她的意思,但他不能给她希望。
  “那晚上见!”
  
  
  
  
  
  
  
  谭宗明想尽快见到赵启平,他太想他了!因为忙着董事会的事,他已经几天没回家。
  刚走出电梯,谭宗晞突然扑上来,抓住他的衣袖,哆哆嗦嗦地说:“宗明,救我!”
  谭宗明有些嫌恶地和他拉开距离,慢悠悠地开口:“怎么了,这是?”
  谭宗晞没说话,只躲到他身后。
  谭宗明这才注意到,有几个身穿警服的人正站在不远处。
  为首的警察上前来,亮出证件,说:“我是市局经侦大队一队队长戈长虎。我们接到举报,说上海棠燊影视涉嫌洗钱,想请总经理谭宗晞先生配合我们调查。”
  谭宗明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他转身对谭宗晞说:“大哥,警察同志只是请你配合调查,又不是来抓你,你紧张什么?跟他们把事情说清楚不就行了?”
  谭宗晞有苦说不出。棠燊的问题远不止洗钱这一项,但随便一查就能查个底朝天。
  谭宗明何尝不知道这些,只是这个和他有什么关系?
  谭宗晞再不情愿,还是让经侦队带走了。
  谭宗明给老严打电话,没头没尾抛出一句:“你干的?”
  老严竟然听懂了:“我才不管你家的破事呢!是你的心肝小宝贝!”说完没好气地挂了。
  
  
  
  
  
  
  
  赵启平下班刚走到地下停车场,远远就看见一位风度翩翩的惊世大帅哥倚在自己的ds车门上凹造型。
  噗!“盒盒盒……”赵启平笑得惊天动地。
  谭宗明被他笑得一脸懵。
  赵启平笑够了,扑进他怀里,问:“怎么样?”
  “一切顺利!”
  “晚上有什么安排?”
  “晚上公司有宴会,你愿不愿意去?”
  赵启平不说话。
  谭宗明笑道:“就知道你不想去,所以现在陪你去吃晚饭。我已经订了位子。”
  “那晚宴你不去吗?”
  “晚一点过去没关系,反正今天我不是主角。”
  “那还是得去……”赵启平偏过头小声嘟囔。
  谭宗明当然听见了。他不动声色地拿出手机,发出一条微信,接收人是安迪,然后利落地关机。
  谭宗明看了看停车场四周,没人,连忙捧住赵启平的脸,强迫他对着自己,说:“现在没人可以打扰我们了!今天一晚上,我只属于你!”
  也不管赵启平什么反应,吻了再说。
  宝贝儿,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真的很高兴!我也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只希望你能开心!







对不起戈警官,他本来是刑警,我这里让他来做经警。
因为家里有点事,心里有点紧张,晚上睡不着,连夜写出来的。遂不及防地完结,有点烂尾了,凑合着看吧。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只是写了我所理解的谭赵。文笔渣,呈现出来的东西肯定差强人意,然而也只能如此了,笔力有限,改也改不好了。
就这样吧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