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四)

        安迪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去应对谭宗明。这是谭宗明第一次说爱上一个人,不是喜欢不是欣赏更不是看上,他用了“爱”这个字。安迪张了张口,又不知该说什么,她组织了一下语言,笑道:“这…这是好事啊!哪天介绍我认识一下,我想知道能赢得我们老谭真心的是个怎样迷人的姑娘。”
  “他不是什么姑娘,他是个男人,而且——你也认识。”
  安迪有些惊讶,但并不是不能接受,只是心里好像有一丝不好的预感:“我认识?谁呀?”
  “赵启平!”果然预感应验了。
  安迪跌座在谭宗明对面的椅子上,单手抚上额头,真让人头疼!顶头上司爱上了好姐妹的前男友!这叫什么事儿啊?
  “什么时候的事?”安迪耐着性子决定把事情先搞清楚再说。
  “一开始我不确定,但这几天我想清楚了。我时时刻刻都在想他,你看到了——无心工作!”谭宗明自嘲的笑笑。
  “那赵医生知道吗?”安迪没见过这样的谭宗明,一向沉稳睿智的人坠入爱河竟是这个样子的。
  “应该不知道,而且我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他了,他对我越来越冷淡。”谭宗明有点沮丧。
  “那你有什么打算?”安迪并不觉他们会有什么结果,但老谭现在这个样子也不能再打击他了。
  “安迪,我觉得我这几天不适合工作,我需要休假,所以公司就交给你了,桌上这些文件你负责搞定。”谭宗明站起来准备往外走。
  “开什么玩笑?我没有这个权力给你签字拍板。”
  “现在我给你这个权力,你模仿我的笔迹就行了。”谭宗明一本正经地说:“何秘书会帮你打掩护!”话音未落,走到门口一把拎出正在墙拐角偷听的何秘书,邪邪一笑:“对吧,何秘书?”
  被吓得魂不附体的何秘书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谭宗明放开何秘书,潇洒的走了。安迪和何秘书对视片刻,耸肩摊手,摊上这样的老板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十天前——
       赵启平把银行卡从自动取款机里拿出来,叹了一口气。卡上还有不到一万块,还差好几万呢!他无奈的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师兄,我是赵启平。求你一件事,能借点钱给我吗?”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赵启平忽然激动起来:“行了行了,我才不要去你那个附院,听韦师兄说你外号叫凌扒皮,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不说了,就当我没打过这个电话!”
  赵启平不等对方再开口就挂了。开什么玩笑,问他借点钱就得转到他附院去工作,要真去了,不得把人榨干?他一边腹诽一边又拨出去一个电话:“喂,熏然啊,下班了吗?——晚上有空吗?有空我请你吃饭!——没事就不能请你吃饭了?——的确有点小事想找你商量一下。——行不行给个痛快话!——那好,等一会儿美食街见!挂了!”
  
  “什么?你问我借钱?”
  赵启平连忙捂住突然提高音量的李熏然的嘴:“你小声点儿,这么激动干嘛?”
  李熏然示意赵启平放开他,低声说:“你开玩笑的吧?你月薪快赶上我十倍了!” 
  “我有急用!你知道,我年前才买了房买了车,首付就把我工作这几年的积蓄掏光了。前阵子,我跟你说过的,曲筱绡给我装了四十来万的音响,我跟她说分期还给她。这个月我还了车贷房贷,还有音响的钱,本来还有剩余,但临时出了一点事,要好几万块钱。你借我一点救救急,下个月发了工资就还你,你看行吗?”
  “大哥,我一穷警察哪有什么钱?我告诉你,我是月光族,知道吗?诶,你怎么不问陈亦度借呢?度总还差这几万块钱吗?”李熏然剥了一只龙虾丢进嘴里。
  “别提了,他公司最近周转不灵,我还是别去烦他了。我们三个还真是难兄难弟!坏事全赶一起了!”赵启平拿起啤酒瓶咕噜一大口。
  李熏然边吃边想,忽然说:“我没钱,不过——我可以帮你借到钱!”
  “问谁借呀?可别问叔叔阿姨借啊!不然下次我都不好意思去你家了。”
  “放心,找我三哥借,我三哥季白肯定有钱!”
  “那就拜托你了!来,干了!”
  “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事借钱呀?”
  “别提了,说来话长,等以后有机会再慢慢告诉你!”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