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配白裳

楼诚东凯本命,谭赵亲妈

同是天涯沦落人(十三)

  谭宗明刚进办公室,何秘书匆匆进来,向他递上了赵启平留在晟煊前台的鸡汤。谭宗明面无表情地接过,何秘书识趣地走出去带上门。
  打开保温桶,鸡汤还隐隐冒着热气。谭宗明从旁边的休息室找出一只碗和一个勺子,倒出一碗,慢条斯理地吃起来。热气熏得他鼻子发酸,眼里泛出泪光。
  外科医生的手就是巧,鸡骨头剔除得一干二净。谭宗明把鸡汤喝得一滴不剩,鸡肉连同加在里面的淮山、太子参之类的也都吃个精光。把桌子收拾干净,他赶紧投入工作当中。他得尽快完成手上的工作,他想要早一点见到他的小赵医生,亲口告诉他,他炖的鸡汤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他想吃一辈子!
  打开电脑,翻开桌上的文件夹,谭宗明一目十行,心里快速计算审核着数据,觉得可行的方案,龙飞凤舞地签上自己的大名,需要改进的扔到一边。
  电脑传来一声消息提示音,是一封邮件,署名很陌生。谭宗明皱着眉头打开,一张高清照片映入眼帘,赫然就是在附院,安迪的病房外,谭宗明抱住赵启平的那个画面。谭宗明心一沉,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
  手机响了,号码也是陌生的。
  谭宗明深吸一口气,按下接听键:“喂!”
  那头是娇媚的女声:“宗明,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谭宗明仔细听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林葭?”
  “是我,邮件收到了吧?怎么样?这像素,还满意吧?”
  “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哈哈哈,我当然——想要你了!”
  谭宗明简直怀疑这个女人疯了,耐下性子说:“林葭,当初设计我逼我和你订婚的是你,后来悔婚的也是你,现在你说这些不觉得可笑吗?”
  “我悔婚?要不是你在订婚前几天跑去美国见那个安迪,我会悔婚?”林葭恼羞成怒。
  谭宗明沉默了片刻,说:“安迪是你撞的?”
  “是我撞的。”林葭的语气忽然又变得很轻松,就好像在说今天的天气,“不过,好像撞错人了!今天去附院还真是大开眼界,没想到,五六年不见,谭总不仅移情别恋,连性取向都变了!”
  谭宗明面色平静地说:“你到底想怎样?”
  “很简单,这些年在国外,我玩累了,我想跟你履行婚约!”
  “不可能!”谭宗明脱口而出,“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是吗?呵呵,那个照片可能对你没什么影响,但你那个小医生呢?也许发媒体你可以花钱撤,但是,如果我发给谭宗晞呢?哈哈哈……”
  “你威胁我?”
  “是呀!你能把我怎么样!你好好想想吧!等你哟!”
  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谭宗明放下手机,揉揉眉心,忽然又想起什么,拿起手机,翻出了赵启平的照片。最近的一张是赵启平睡着的时候给他拍的。照片里的赵启平半趴在床上,长长的睫毛,微张的嘴唇,不设防得像个婴儿一般。
  谭宗明情不自禁地嘴角上扬,温柔地说:“宝贝儿,任何人都别想让我们分开!除非——你不再爱我……”
  他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狠厉:既然都想来招惹我,那也该为此付出代价!
  “何秘书,帮我订一张晚上飞北京的机票!”
  “小包总——你不用再查了,撞安迪的凶手是林葭——对,她拍到了我和启平的照片——好,那就交给你了,等一会儿我发给你……”
  “老严,请你到晟煊来一趟……”
  
  
  
  
  
  赵启平从附院回到家里,一直无法静下心来,无意中听到的事让他震惊,也很生气,但更多的是担心和害怕。谭宗明一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遭遇着危险,而他却一无所知。瘫在沙发上,他一直心神不宁。正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谭宗明,对方先打过来了。
  “喂!”赵启平迫不及待地接起来。
  “启平!”谭宗明低沉的嗓音传来,“对不起,我可能要失约了,晚上不能去见你……”
  赵启平慌忙打断他的话:“出了什么事?你不要紧吧?谭宗明,你不要吓我好不好?”
  “宝贝儿,你听我说。”谭宗明听出了赵启平的担心,“你别急,我没事!”
        “你没事就好……”赵启平长出一口气。
        “出了点意外,我决定连夜赶去北京,以免夜长梦多。”谭宗明顿了顿,“宝贝,对不起!本不想把你扯进来,所以才没有告诉你一些事,却没想到让你担心了。”
  等了半天没听到回应,谭宗明急问:“启平,你在听吗?”
  “啊?哦,我在!”赵启平一时有些恍惚。
  “启平,我想告诉你,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只要记住——我谭宗明只爱你!”
  赵启平流下一滴眼泪,轻轻点点头,又想到谭宗明看不到,连忙说:“嗯!我也想告诉你,赵启平也只爱谭宗明!”
  “宝贝,等我回来!”
  
  
  
  
  
  
  赵启平正在食堂吃午饭,骨科几个新来的小护士叽叽喳喳窜到他面前。赵启平抬头看她们,无声地询问。
  几个姑娘我推你你推我,推出其中一个胆大的代表她们说话:“赵副主任,问您一个事儿呗!”
  “说!”赵副主任继续埋头吃饭。
  代表拿出手机翻了翻,指着一张照片问:“这个人是您吗?”
  赵启平瞄了一眼,哦,的确是他,他点点头。
  姑娘们兴奋起来,代表赶紧发问:“那这篇文章说的是真的吗?”
  赵启平云淡风轻:“说了什么?”
  姑娘们突然你一句我一句地说起来。
  “这上面说晟煊总裁谭宗明苦恋女强人CFO安迪十几载,最后被一个富二代包奕凡截了胡。”
  “还说CFO车祸受伤住院,霸道总裁依旧不离不弃,还要院长派最好的医生为她治疗。”
  “又说这附院院长是赵副主任的师兄,附院骨科比不上六院,院长这才请赵副主任闲暇去帮忙看看。”
  “最后霸总听赵副主任说,CFO没有大碍,霸总十分感激,一激动就给了赵副主任一个拥抱。”
  “赵副主任,这上面的事都是真的吗?”
  赵启平忍着笑,快憋死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假咳一声,一本正经地说:“基本上是这么个情况。”
  没想到姑娘们竟哀嚎起来:“天哪!安迪眼瞎吗?这总裁比那富二代要帅一百倍呀!”
  “这富二代一看就是个纨绔子弟,总裁的眼睛多深情啊!啊啊啊……”
  “世界欠我一个谭总裁!”
  “没错!世界欠我一打谭总裁!”
  …………
  赵启平趁着姑娘们义愤填膺,赶紧开溜。他实在是憋不住了!妈呀!这是谭宗明找谁写的呀?不怕小包总追杀他吗?盒盒盒……
  此刻的包奕凡正在狠狠地打喷嚏。为了老丈人和丈母娘我容易吗我!自己黑自己,多大的牺牲啊!
  
  
  
  
 
  
  
  
  
  沙雕剧情,请轻喷😝本章夹带私怨,但愿没人看出来
  
  
  
  
  
  
  
  
  
  
  
  
  
  
  
  

评论(7)

热度(17)